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187|回复: 35

[武侠] 白衣胜雪,一剑倾城

  [复制链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发表于 2018-7-13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始终记得那年春季,满山坡的桃花怒放。微风拂过,桃花缤纷。你就站在那棵树下,裙裾翩跹,长发如雪。
 
  01
  我三岁的时候,娘便送我去学剑。从记事起,我就没有见过爹。娘是个很美的女子,但不常和我说话。她爱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时候便抱着酒坛嘤嘤地哭。我不知道如何去劝说,便在一边练我的剑。
  我的师傅只我一个徒弟,对我十分严厉。从入门起,他便没对我笑过。有时候练错一招,就是一顿打。小时候我常常被打得浑身是伤,可娘从来不过问。她对我说得最多的四个字便是成王败寇,小时候我不懂,她也不解释,仍旧喝着她的酒。
  学剑的日子十分的清苦。往往天尚黑着师傅便叫我起床。一开始我拿着的是把木头雕刻成的剑,师傅从来不用剑,都是随手折下一根枝条教我。柔软的枝条在师傅的手里坚硬如铁,仿佛一柄杀人的利剑。我八岁的时候,得到了生平第一把剑,长约寸许,剑身薄而窄。师傅依旧以枝条相对,我却连师傅的身都近不得。师傅的周身好像有堵无形的墙,我不得跃过,而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剑气。
  我十三岁生辰的当晚,娘回来得很迟。我等得有些不耐烦,正想去睡,娘推门而入,她的脸惨白,混身是血。娘是死在我怀里的。临死前她摸着我的脸,对我笑。她说:“泽儿,娘对不起你。”她的身体很轻,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我这才知道为什么她从来都穿着宽松的衣服,可是我明白的时候已经太迟。
  我把娘葬在了我常练剑的树下,槐树葱郁,树冠遮天。我知道,从那天起,大千世界里我只有一人,一人而已。
  
  02
  十五岁的时候,我杀了第一个人。师傅说那是杀我娘的人,我诛杀他,天经地义。我看着血从他的身体里涌出,红艳的色泽喷溅在我的白衣上。我冷冷地看着,心里没有丝毫的怜悯与报仇后的快意。师傅说我天生就是个杀手,他没有说错。
  我与师傅最后一次比剑是在我十六岁那年的冬季。雪纷纷扬扬地下着,满山坡都是白色。我忽然想起六岁那年的冬季,娘牵着我的手站在屋檐下看雪,娘说,泽儿,记住这白茫茫的颜色。一晃十年,物是人非。
  我第一次挑落了师傅手中的枝条,师傅悠悠地叹了口气,说:“没有什么可教的了。”师傅将他的剑送与我,他说这把剑杀人无数,名叫拭雪。
  师傅当天夜里就走了,没有与我告别。但我知道他曾长久地站在那棵槐树下,手抚粗壮的树身,沉默不语。我知道师傅是爱着我娘的,因为他临走前,一边低喃着我娘的闺名,一边流泪。
  我第一次见到师傅时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会离开那里。可我未料到先走的是他,而不是我。剩我一人的院子里格外的冷清,我有些失神地坐在门前,怅然不已。
  此一别,后会何期?
  
  03
  我接到第十七个杀手令的时候正在喝酒。
  依萝笑意盈盈地将那封信放在桌上。她的笑容很美,但总令人十分不悦。她是一个用笑容杀人的杀手,男人只要被她的笑容迷惑,就只有死路一条。
  “师兄,你可真悠闲呀。”依萝慢慢地坐下,姿态优雅,整间酒楼的人都盯着她看。我无意与她搭话,继续喝我的酒。依萝仍旧笑意盈盈,她说:“师兄,你就不想知道这次是谁?”谁都无所谓,我是个杀手,接令杀人,如此而已。
  有间客栈是这个杀手组织的名字,我未入前已对它不陌生。我的师傅便是这个组织的杀手,我娘亦是。我生来便只能做杀手,这一点我早就知道。杀人与被杀,不外如此。我不喜欢血腥味,除了第一次杀人,我从不让血再喷溅在我的衣服上。我只穿白衣是因为我在与自己赌,赌衣不染血。我对自己有过承诺,白衣一旦染血,便洗手不再做杀手。
  我入组织时十五岁,如今已过五年。我只杀过十六人,每个都只用一剑。师傅说,如果一剑不能胜,那便没有再战的意义。我并不喜欢喝酒,但喝酒可以让我头脑清醒。我从未醉过,千杯过后,心中依旧清明。
  依萝走的时候我连看都没看,她的笑容是武器,就如我的拭雪剑。
  那个信封静静地躺在我的面前,剑在鞘中,已然有了杀气。
  
  04
  我要杀的人叫炫琰。信里说,他会去雷神堡,我便在那里等他。
  每次杀人前,我都会拭剑。师傅曾说我的杀气太重,命我以拭剑平息心中的杀气,因为杀气会泄漏我的杀意,而一旦我的杀意被人洞穿,便难以一剑取之。
  拭剑布在剑身上缓缓来回的时候,我听到了歌声,如天籁般的歌声,空灵又飘渺,仿佛是一人穿越重重迷雾而来。我知道那是旖旎在唱歌,这天下,也只有她能唱出这么美丽的歌声。在雷神堡的一个月里,我第一次听到她唱歌。
  这夜月高风清,我的身边有酒。
  晏晏曾说这世上她最想一闻的便是旖旎的歌声。晏晏是栖红楼的歌姬,歌声倾城。她爱枕在我的膝上,像只猫一样蜷缩着,她说:“风泽,如果见到旖旎,你一定要带她来见我。”
  我在等炫琰。没有人能抵挡得住旖旎的歌声,只要他在堡里,今夜他一定会来。
  我的剑在桌上,我的酒在杯中。我想到了晏晏,想到了我在栖红楼的那些日夜。晏晏总是用双手蒙住我的眼睛,她说我的眼中没有情,让她心中难过。我喜欢晏晏,只是喜欢而已。她是苗女,注定一辈子只能爱一人的那种。可是我无法给她想要的东西。晏晏是因为我才做了有间客栈的杀手,我知道那一日起,便再也没有去过栖红楼。这世间,我最不想欠的便是一个人的情,最不想见的便是一个女人因为我去做一件她不想做的事。所以晏晏,我不会再见。
  
  05
  旖旎的发很长。
  她支着下颚看着窗外的月亮,良久才转过身来。她的脸上有月华的光辉,眼神纯得无一丝杂色。她盯着我,说:“风泽,带我走。”
  我听到心中有一角塌落。我无法拒绝旖旎的要求,可我不能。我是个杀手,杀手没有家。
  旖旎走了过来,她素衣白裙,环佩叮当。她蹲在我跟前,将头枕在我的膝上,声音轻柔,有如梦呓。她说:“风泽,我厌倦了这里,厌倦了。”我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发,她的发白如雪。我想起娘曾说的话,她说不要忘记这白茫茫的颜色。
  也许注定我是会爱上旖旎的。而从爱上她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我已不适合做杀手,杀手不该有情。我又想起了晏晏,想起她带泪的笑和冰冷的唇,她说:“风泽,为什么我要遇到你?”
  而我为什么又会遇到旖旎?
  酒在喉,苦而涩。旖旎知道我的犹豫,她没有说话,只静静地倚在我身边。她是个聪慧的女人,永远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不是晏晏,晏晏会毫不顾忌地说出她的情感,无论场合。而旖旎只会在适当的时候说出适当的话,虽然她爱我,但她的爱不若晏晏般火热。她是冷静的,是沉默的。
  我开始后悔利用她的歌声引炫琰来。我知道一旦炫琰见到旖旎,定会如我一样在她面前丢盔弃甲。旖旎是我想藏一辈子的女人,不让别人一见。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06
  我知道那夜炫琰来过。只是我不想动手,我不想在旖旎面前杀人,我不想她的眸中有任何的血色。
  我开始喝更多的酒。旖旎说,炫琰要带她走。我知道自己在嫉妒,炫琰可以轻易地给出承诺,可我却不能。旖旎的泪落在我的肩头,她柔若无骨的身子在我的怀里,她说:“风泽,为什么你不肯带我走?”我有些失语,我想说我是杀手,可我知道那不过是个借口。为什么杀手不能有情?为什么杀手不能给一个女人幸福?
  旖旎的唇落在我的唇上,带着酒气。我紧紧地抱住她,我要记住她的样子,记住她的泪和她的笑,让那些融入我的骨血里,成为我心中最柔软的东西。
  我已经无法再动手杀炫琰。虽然我嫉妒他,只要一想到今后的他会站在旖旎的身边,我便嫉妒得发狂。可我也知道,能给旖旎带来安静与宁和的只有炫琰。旖旎被囚禁得太久,她需要一个家,一个安身的地方。
  而我,一个无法杀人的杀手,我的家在哪里?天地之大,居然没有我的安身所在。我想起娘的话,想起师傅的泪。旖旎说她厌倦了,我也厌倦了。拭雪剑在鞘中,我已经不想拔出它。
  炫琰来找我,他坐在我的对面看我喝酒。他看到我的剑,他说他知道我是来杀他的。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问他:“你怕不?”炫琰一怔,忽然大笑起来,他说:“我怕,我怕我死了就没人照顾旖旎。”炫琰不是我的对手,我杀他仍然只需一剑。可是我没有出手。我心中刺痛,我知道他话中的含义。他在告诉我,能给旖旎幸福的只有他。我虽痛恨,却无可奈何。
  
  07
  二十一岁那年的春天,满山坡的桃花盛放。
  有风吹过,桃花缤纷。旖旎站在桃花树下,长发如雪,笑颜如花。她说:“风泽,我会一辈子记得你。也请你记住我最美的样子。”我站在不远处,心中划过深深的悲伤。旖旎终于和炫琰走了,她与断了一臂的炫琰慢慢走出了我的视线。我知道此后这漫长的一辈子我会如何度过,我想起了晏晏,想起了她对我的执着与我对她的绝情。
  我欠她一个承诺与一段情。可惜此生无法偿清。
  因此当晏晏将拭雪插进我的胸膛时,我其实是欣喜的。在经历了痛苦的相思与深深的悔恨后,我知道我的一生不若葬送在某一个人的手里,令我欣喜的是,这个人是晏晏。
  从放旖旎和炫琰走开始,我便知道组织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放走了他们,就是背叛了组织。我知道我的结局,只是不知道这个结局来得这样的快。
  晏晏抱着我坐在桃花树下。她唱起我初见她时唱的那首歌,她的歌声依旧很美。她的发乌黑,她的泪冰凉。
  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我想起了那年娘牵着我的手在屋檐下看雪,想起了师傅在深夜长久地站在槐树前,想起被我杀死的每一个的眼神……
  最后的最后,我好像又见到了旖旎,她站在缤纷的桃花树下,长发如雪,裙裾翩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不能一次发完。

看到一篇写杀手的帖子,想起了许久前自己曾经写过的这篇。翻出来,和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一:凝歆
  
  01风泽
  我第一次见到凝歆的时候正在杀人,姽婳国的叛臣朱萑。这是我杀的第十一个人,那时我入组织不过三年。凝歆的脸很小很白,她一身锦缎华服,虽已破旧,却依然贵气逼人。她紧紧地盯着我手中染血的剑,她说:“我知道会有人来救我。”
  那一年,我十八,凝歆十六。
  我们初见的地方叫琉璃岛。
  朱萑是姽婳的禁军统领之一,却受琉璃岛岛主的指使虏了公主凝歆。组织给我的命令很简单:诛杀朱萑,带回凝歆。我可以自由出入琉璃岛,可凝歆不行,她不会武功,况且她是姽婳的公主。
  那段日子算有些难熬。我不擅与人相处,我对朝堂一无所知,但我知道凝歆是姽婳未来的王。我带着她四处躲藏,琉璃岛的杀手一波接一波的出现,我的拭雪剑不知道刺穿了多少人的身体。我没有杀人的快感,我虽是个杀手,却厌恶血腥。每次杀人,我都让凝歆闭上眼睛,她虽是公主,却还是个孩子。我可以满手鲜血,但她不能。可凝歆每次都站在我身后,睁大眼睛看我杀每一个人,她说:“风泽,我要记住你的每一剑。”
  十六岁的凝歆坚强得令我心动。我知道,那时的她已不仅仅是个公主,她还是姽婳未来的王。
  
  02凝歆
  我第一次见到风泽的时候,一身狼狈。身为禁军统领的朱萑食我姽婳国的俸禄,却听命于琉璃岛。我不知道他拿了多少好处来虏我,我身为姽婳的公主,如若成为姽婳的致命弱点,那我宁愿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我知道总会有人来救我的,我的父皇和母后不会弃我于不顾。
  风泽的剑长而薄,在月色下泛着令我心寒的冷光。他一身白衣,只一剑便杀了朱萑。我想起先知玄灵曾说的话,他说:“公主,你会遇到你命中注定的人。”那倾城的一剑让我明白,风泽便是那个我命中注定的人。
  风泽总是很沉默。他说要带我回去,他的眼神很冷,就和他的拭雪剑一样。我多希望能够在最美的时刻让他遇见,可此刻的我满面风尘,衣衫残破。
  我忘不了琉璃岛的那些日夜。追杀我们的杀手如海涛般一波接一波,风泽总是将我护在身后,他说如果我害怕可以闭上眼睛,可是风泽,有你在我身边,我有何惧?我不要闭眼,我要让你明白,我外表虽柔弱,却依然是姽婳的公主,是将来可以君临天下的王!
  没有杀手追杀的日子很宁静,风泽会坐在月下喝酒,而我则倚在路边的树干上看他。我知道这样很危险,他是个杀手,而杀手没有情。
  玄灵说过,我的一生很坎坷。我知道,自我出生起,我便背负了这个国家的命运。我不该有做梦的想法,可我抗拒不了。风泽,是那种让人一见便可放下心来的人,是可以安心地将自己托付出去的人。如果我的一生真如玄灵所说般坎坷,那我愿意将这份坎坷当作是今生最甜蜜的记忆。
  
  03风泽
  凝歆踏进宫门前顿了下。那夜月华如练,我单膝着地,算是送别。我没有忘记自己身份,我与她之间本就隔着千万重山。
  凝歆没有转身,她只停在宫门前。有晚风拂过,我仿佛闻到了桃花的香气。然后我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她说:“风泽,我……”她的话没有说完,两边的宫女催着她回宫,我低头,看着脚下的黄土。宫门缓缓关上,我与凝歆,天上人间。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组织都没有给我下杀手令。依萝说我命好,干了件大事就可以休息半年。我不愿与她多说,只是喝酒。
  偶尔会想起凝歆,想起她倚在树干上看我的样子,想起她一身狼狈却孤高得仿佛是天上的云朵。我知道,她将来会是个好王。酒越喝越多,心却依旧这么清明,我想一醉,却不得。凝歆,是我生命里的一颗流星,划过我的夜空,给我带来些许的光明,却又消失无踪。
  
  04凝歆
  后来我常问自己,那夜我究竟想说什么?
  宫门在我身后缓缓关上,也将风泽从我的生命里剥离出去。那鲜血淋漓的伤口让我触目惊心,却碰触不得。我宁愿自己还在琉璃岛上,即便面对杀戮,也可以安心,因为有风泽。
  我做回了姽婳国的公主,用读宝典来打发漫长的每天,我第一次觉得在宫里的日子是这般的无趣,我想回去,回到那与风泽相依的每日每夜。
  风泽又在喝酒了吧。他那么爱喝酒,却从未见他醉过。我爱看他喝酒,也曾在他睡下后偷偷地蹲在他身边数他的睫毛。他的呼吸平缓而均匀,是醒着的吧,可是他却从来不睁眼看我。嘻嘻,咦,我笑出来了吗?
  我想起风泽单膝跪在我身后的样子,他的白衣在夜风里翻飞,一如我的长发。长发遮住了我的眼,我听到自己的心在流泪。
  一别无期。
  我想起来了,那夜我想说的是:风泽,我,爱你。
  
  05风泽
  有人给我送来一袭白衣。
  那夜,没有月,漆黑的夜空只零星几个星子。我坐在屋顶喝酒,隔着千万重山,我仿佛看到凝歆坐在宫内。长夜漫漫,究竟还要喝多少酒才能醉去。
  组织终于给我下了第十二个杀手令。
  我抖开那件白衣,发现衣襟内用红线绣了两个字:泽、歆。
  
  06凝歆
  玄灵说,我的一生会很坎坷。他是先知,他洞穿了我的整个人生与感情所在。他说:“公主,姽婳需要你。”我明白,我知道,我痛恨,我无可奈何。
  我给风泽做了件白衣。我忘不了他一身白衣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那时我心中的城堡慢慢崩塌,从此住进了一个拿剑的男子。我对自己说过,如果我的感情也是坎坷的一部分,那么我会接受这个命运。只是上天啊,请允许我将自己的心重新包裹起来,连同那个住进我心的男子。
  我差人将这袭白衣送给风泽,我知道他定会看到那两个字,那两个泄漏了我一生感情的字被我用红线绣在了衣襟内。
  一个是风泽的泽,一个是凝歆的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番外二 雁玉
  
  许多年后,我还会想起那一剑,那时少年,白衣胜雪,一剑倾城。
  
  01
  我出生于一个彩霞漫天的傍晚。爹说有群雁飞过,于是给我取名雁玉。其实我不喜欢这个名字,雁过而冬至,是萧条的开始。
  我喜欢琉璃岛的夏季。午后醒来,吃一口冰镇过的瓜果,便会觉得心情格外舒畅。我爱热闹,常拉着弟弟叶湘四处捣乱。叶湘小我一岁,从小就受我欺负。其实如果我知道后来的我们会无法相见,那我一定会待他很好。
  爹很少管教我和弟弟,他总是有忙不完的事。娘的性格过于温婉,说话声音还没我大,于是我俨然成了说一不二的主子。幼年的日子总是忙乱而欢乐,常常一个恶作剧还没结束,便又开始想着下一个。叶湘那个傻瓜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我身后,他总咬着手指头对我说:“姐姐,带我去带我去。”我便狠狠地打掉他伸过来想拽住我衣袖的手,说:“你太笨,会坏我的事。”他到也不哭,迈着小腿努力地跟在我身后,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直到我把整个岛屿都跑了一遍,直到我自己也开始厌倦。
  娘曾经很头痛地看着我,她说我太过任性,将来会吃大苦。我不信她的话,我觉得如果我强一点,再强一点,便没有人可以胜过我。
  那时的我,是那样的幼稚呀。
  
  02
  我十七岁的时候,叶湘长成了一个俊逸少年。他笑嘻嘻地对我说要出门历练的时候,我以为他只是说笑,谁知道那天夜里,他果然悄悄地离开,不留一丝痕迹。我忽然发现,原来当我以为自己已经很强的时候,别人也在变强,连从小只会跟在我身后凑热闹的叶湘也已经要强到开始独自闯荡。
  我开始有些迷茫。也许叶湘已经找到了自己一生要追求的东西,那么我的一生又该追求什么?我最喜欢的夏季在我的迷茫中走过,等我回过神时,已到了深秋。
  那是怎样的一个季节啊。满岛的花都开始凋零,枝桠在风里发出令人心惊的响声。我开始穿很多的衣服,一层又一层的套在自己总觉得冷的身上,而心里不知怎的,忽然划过悲伤。
  娘欣慰地说,我好像慢慢长大了。她拉着我的手,给我讲她年少时的事,讲她如何遇到爹,又如何会来琉璃岛。我朦朦胧胧地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梦里有个少年的影子,可我看不清他的脸。
  原来,我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到了那样的年纪,那样一个会做梦的年纪。
  
  03
  当风泽一剑劈下的时候,我惊得差点叫出声来。那一剑带着冷冽的剑气破空而来,似乎连月光也给劈裂开。朱萑倒在地上,他只挣扎了一下,便停止了呼吸。风泽抬起头,他的眼神冰冷,我张口想说话,却发现喉头哽咽。他看了我一眼,只一眼,然后转身就走。我头脑一片空白,右腿不听使唤地抬了下,正要踏出去,那个原本坐在地上的女子唰地一下站了起来,紧紧跟上。
  我的心忽然就沉了下去,仿佛儿时被我扔进海里的石子一样,还未等我有所反应,便沉到了最底。我听见他喊她公主,恍恍惚惚中,我跌坐在地上,公主,哪里的公主?
  我大病了一场,爹依旧没来看我。他总有要忙的事,到是娘整日抹着眼泪坐在我的床前。我喝着难喝的药,望着窗外一日比一日还要凄凉的景色,心中一片凄苦。我刚刚才要做梦,这梦就变成了一味致命毒药,日日侵蚀着我的心。
  叶湘来信,他问我近况如何。这个傻小子像出了牢笼般快乐,信里写他听说的奇闻轶事。他说:姐,我想见一个人,据说他一剑倾城。
  一剑倾城?
  我想起了那夜冷冽的剑气,想起他冷漠的眼神。叶湘,你想见的人我已然见到,可是相见争如不见。
  
  04
  我执意要去北漠。爹问我原因,我没有说。爹说太危险,可我不怕。我知道那个女子是公主,这世上除了姽婳,还有哪有公主?爹始终没有答应,他怕我如叶湘一样偷偷溜走,便派人将我锁在房里。可爹忘了,儿时的我曾经兴起,命人挖了条暗道。
  从我遇见风泽开始,我便不属于这里。琉璃岛上的一切再美,在我眼里也敌不过风泽的一剑。我雁玉,即便粉身碎骨,也要将他从那个女人身边抢了过来。
  北漠一如我想象中的荒芜。漫天的黄沙飞舞,空气里弥漫着枯萎的味道。我将头脸仔细的包裹起来,我不愿再见风泽时,一身的狼狈。
  我听说过有间客栈这个杀手组织,我知道他们拿钱杀人。我指明要见风泽,那个叫依萝的女人瞄了我一眼,忽而一笑,她说:“你想杀谁?”我要杀谁?我认不得世上的什么有名人士,我也没有权利去结束任何一个我认识人的生命。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里,那么这个人只有一个,那便是我自己。
  我要与我自己赌,如果不能让风泽爱上我,那便让风泽杀了我。我的爱从来便是这样绝对,如果注定得不到,那便生无意义。
  
  05
  月色下,那袭白衣仿佛又覆了层浅黄色的薄纱。我站在树下看他喝酒。他一直喝一直喝,好像这世界只剩下酒和他。
  其实来之前,我便知道这个结局。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又怎会爱上我这样一个任性的女子。可我那样的不甘心,我想起他的那一剑,他的那一眼,我便无法再独坐在琉璃岛里,任年华流逝,任红颜凋零。
  叶湘说我对任何事都太过于执着,他总笑着要我学会放下,可我学不会。我花了十八年都学不会的东西,又怎么能在短短的两个月里学会?我执着于自己的感情,于是我离开了琉璃岛辗转来到这里。如果我只能这样的任性,那就让我再任性这么一次,只这一次。
  从小我就赌不赢任何东西。所以这次,我自然也赌不赢。
  可是如果注定这是我得不到的东西,那不如毁灭了自己,也免得在日后悲伤。想来,若能死在风泽的剑下,那即便是在地府,我亦能快乐得笑出声来。
  
  06
  风泽的剑一如记忆中的快与美。
  我睁着眼睛,想看清最后的这一幕。我的人生终于要落幕,落于风泽的倾城一剑之下。
  剑尖停在我的喉前,风泽的眼里依旧一片清冷。他盯着我沉默着,然后很快收回剑。剑身在冷冽的空气里划了一个弧度,然后收于剑鞘中。他说:“我不杀存心寻死之人。”
  许多年以后我都记得他的背影,记得他缓慢而坚定地走出我的一生。
  原来得不到的终究得不到,即便是最卑微的愿望都无法满足。我的一生都刻着风泽的名字,可他的一生却没有我的一个身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三篇是某次风云的报道,分别写给三个玩家,我的马甲是风泽,身份游侠,有趣的是,这三个玩家都是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17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53
发表于 2018-7-13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千城 发表于 2018-7-13 15:34
这三篇是某次风云的报道,分别写给三个玩家,我的马甲是风泽,身份游侠,有趣的是,这三个玩家都是杀。 ...

这多大的概略才碰上三个玩家都是杀啊?


人间十载空抛尽,一袭风来不待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若兮 发表于 2018-7-13 15:38
这多大的概略才碰上三个玩家都是杀啊?

我自己也醉了。当时写的时候根本没想到,等结束了才发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17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53
发表于 2018-7-13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千城 发表于 2018-7-13 15:40
我自己也醉了。当时写的时候根本没想到,等结束了才发现。

下次自己做杀手,把他们一个个背后给一刀。


人间十载空抛尽,一袭风来不待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梦若兮 发表于 2018-7-13 15:43
下次自己做杀手,把他们一个个背后给一刀。

我是万年游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17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53
发表于 2018-7-13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年虾不好玩,万年黑才好玩,可以偷摸拐骗。


人间十载空抛尽,一袭风来不待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3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浮生尚有蓬萊夢,不與詩傢說掩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17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53
发表于 2018-7-13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溪齋主 发表于 2018-7-13 16:04
人间十载空抛尽,一袭风来不待凉。

咋了,有问题?


人间十载空抛尽,一袭风来不待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7-13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芳香冰块 于 2018-7-13 20:07 编辑

欢迎,好豪华的文文。
我对风云不甚了解,就文章本身说说吧。

文笔十分流畅,一路读起来没有阻碍。男主人公因母亲之死舍弃了感情,成为了一名顶尖杀手。然而又因为爱上了女主,重新变为有血有肉的“人”,不再适合做杀手。为了让自己所爱的人安稳过一生,选择了将她让给情敌,保护他们离开,自己献出了生命。

这哪是冷血杀手?分明是情深不寿。男主对自己执行任务的对象,对女主以外的女子,的确是冷血无情的,甚至于连她们的感情都不知道,这也反衬了像他这样冷漠的人,对女主的情感何其深厚。

稍微遗憾的是,在短篇小说的篇幅里,人物显得过多,人物性格略不鲜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0

主题

2万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社长、理事

Rank: 8Rank: 8

积分
64799

年度亚军年度季军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探花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7-13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衣胜雪,一剑倾城,说的事风雪一剑了结了倾城。。。
——以上言论纯属个人观点,与亲属立场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5938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编辑常理、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1674

社课状元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7-13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顾老师可以参加群杀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7-13 20:00
欢迎,好豪华的文文。
我对风云不甚了解,就文章本身说说吧。

这文是有背景的,所以写出来是按背景走(当然也歪了点剧情)
谢谢你的点评,受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跑堂 发表于 2018-7-13 20:44
白衣胜雪,一剑倾城,说的事风雪一剑了结了倾城。。。

这锅我不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5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19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尘妖刀 发表于 2018-7-13 21:05
顾老师可以参加群杀了

又得不了精华,不参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60

主题

2万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社长、理事

Rank: 8Rank: 8

积分
64799

年度亚军年度季军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探花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7-13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我们懂了就行。。。
——以上言论纯属个人观点,与亲属立场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2-29 00:45 , Processed in 0.062013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