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木子

[现代] 逝去的年代

  [复制链接]

46

主题

3711

帖子

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76
发表于 2018-5-31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很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6-4 17:41 编辑

                                                                     (八)大姐的故事一
        华侨新村位于M市北区,是八十年代政府为安置回来M市投资的归国华侨而特别划出的一块地而建成的小区。全区共有10栋楼房,都是7层的楼高,分两房和三房两种户型。该小区环境优美,是当时M市非常出名的小区。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房地产的兴起,原来住在这个小区的人渐渐的便搬了出去。慢慢的,这个小区成了外来人员租住的地方,因为环境还是保持得不错,楼房也不算太旧,所以,房子租金也不便宜,不是一般外来的在厂里打工的人能租得起。后来,人们发现,这个小区住得大多数是像芳玲这种特殊人群。然后,华侨新村便给起了一个外号:二奶村。
        
        芳玲住在这个小区的8栋302房,这是她在M市拼搏了4年的家,可惜,这个家是临时的。
        
       芳玲靠在床头,摸了摸还有些淤青的左脸,右手轻拍着旁边三个月大的女儿,望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想起自己这几年的经历,真是酸甜苦辣一应俱全。
        
        1995年,刚满20岁的芳玲随着几个老乡来到了M市某电子厂,原来说话包吃包住每月的底薪是600块。可是三个月的见习期,保底工资是400块,满三个月后,才是600块。但是,见习期满了,各种的克扣接着也来了,比如伙食费、住宿管理费一个月下来,要扣掉接近200块。还有,事假、病假也要扣钱,当然,工作中出现的失误也会扣掉部分工资。如此下来,就算加班加点干活,一个月下来,到手的工钱500块出头。为了伙食费及住宿管理费的问题,老乡们抗议过,但是没有用。管理说,大家觉得有问题,可以选择到外面吃住。显然,到外面吃住更是大家承受不住的。罢工不干吧,厂方也不着急,因为还有很多人想进来干呢。
        
       忍受,是唯一的选择了。可是,同村的几个老乡无法忍受,见习期过了没多久,就都跑了,而且跑去了别到城市。
      
        芳玲想着,其他的城市也是一样的吧,为了母亲临别的嘱托,她留了下来。
      
       所以,芳玲坚持着,并且每月都给家里汇上300块钱。
      
      芳玲总是默默的做事,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只沉默的羊。或许,也是因为她的内向与安静,被她吸引的男孩子也不少。可是,无数的男孩都被拒绝了,一方面,她需要更多的工作时间挣钱,另一方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孩在厂里的口碑并不好。        除了他。
   
      他叫黄二实,个头不高,长得也不帅,但是很结实,给人的感觉也很实在。他是他们的班长,他不像其他班长那样骄横,他会偶尔帮助大家,对芳玲是格外的关照。
  
      慢慢的,她对他有了好感,开始聊天。


        二实告诉她,他是江西人,家在农村,单亲家庭,本来有个哥哥,可惜夭折了,所以,家里给他起个名字叫二实。家里还有个妹妹,在上初中,家里经济困难,本来说好让妹妹辍学的,可是,二实觉得自己学习远不如妹妹,就主动出来打工,供妹妹上学。


        或许是同病相怜,或许是因为感动,两颗年轻的心就这样走在一起。


        他们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但是,他们一直住厂里的宿舍,依然吃着厂里廉价的饭菜,每月会奢侈一把:到厂对面的阿嫂川菜馆吃一顿,50元。


        生活本如池塘里的水般沉静,现在有人往里面投入了小石子,泛起美丽的涟漪,就连岸边的柳树,也会舞动轻快的枝条。


        厂里的工作依然是繁重而单调的,但是心不在寂寞,干起活来也是干劲十足,效率也提高了,每月拿到手的钱也超过了700块,两个人偶尔也会去看看电影,仅此而已。但芳玲觉得,生活已经丰富多彩了。


        当潭水变成溪流,幸福的日子也就在不知不觉间飞快的流逝,转眼,春节就要来临,厂里充满了离愁。大家都知道,今年回去,明年不一定再来了,就算已经在厂里建立了爱情的,也可能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分开。


        芳玲和二实可不这么想,他们约好了,明年过了元宵就会回来。尤其是芳玲,在二实把她送上回老家的汽车的那一刻,她就暗下决心:就算刀山火海,也阻挡不了他们明年的相遇。


        就这样,带着二实硬塞过来的一千块钱和自己的梦想,芳玲踏上了回家的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6-4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翻了前面的故事,芳玲原来是小玲的大姐啊,平实的生活仿佛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群像其实也不错,不过,感觉笔墨分散了些,故事最好是能跟随主角的视线引出,否则人物多了有点记不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写好像越发散了,这部分确实有点多,但是,好像又是那个年代的事,所以,就继续写下去吧,回头再看看怎么修改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6-5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子 发表于 2018-6-4 23:16
越写好像越发散了,这部分确实有点多,但是,好像又是那个年代的事,所以,就继续写下去吧,回头再看看怎 ...

没关系,先写出来吧。那个年代各人的生活也看起来津津有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6-12 23:54 编辑

                                                                                           (九)大姐的故事二
        当芳龄把一年的积蓄连同二实给的一千块钱交给妈妈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妈妈心情的舒畅。当然,弟弟妹妹们更加开心,大姐给他们带了新衣服,这可是广东出的新款,虽然价钱并不贵。

        这是那年爸爸骑摩托车不慎掉落山崖离世后,三年来,家里一直被一层阴郁的气氛笼罩着。今年春节,终于有点过年的气氛,生活的曙光渐渐露出。芳玲也为能给妈妈,能给这个家而兴奋,她更加想念二实了,只是相隔万水千山,无法联络。不过,相信他的妈妈和妹妹也很开心吧,芳玲甚至有点想见见二实的妈妈和妹妹了。

        这年的冬天不算太冷,大年初十的早上,天空中却突然飘起来小雪,弟弟妹妹们都出去玩了。

        芳玲一个人待在屋里,假期回来,她就喜欢这样,她不会再像弟妹们那样疯玩了,心里装这个人的时候,发呆其实挺幸福的。跟二实的事,她决定暂时不告诉妈妈,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再跟她说吧。
        
        门开了,吹入一股冷风。

        “好球冷”。赶集回来的妈妈嚷嚷着从门缝挤了进来,反手把门关上。芳玲赶紧起来接过她手上的东西。

        妈妈四十出头,可是长年累月的劳作让她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个五十岁的人,因为太冷的原因,这会脸显得黑里透红,不过,看起来她心情不错。

        “芳,小卖部新装了电话。”妈妈把手靠近炉子烘了一小会,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一张日历纸,递给芳玲:“这是他们家的电话号码,你以后可以打那里的电话找我。”

        “好,以后我就不用写信了,直接打电话”。芳玲结果纸条,答应着,心里却想着:以后回家,二实就可以打电话联系我了。

        怀着愉快的心情,两母女一起准备午餐。

        午后天气稍微好转,风雪都停了,弟弟妹妹们又都出去玩了,妈妈也出去了,这个春节,她比以前喜欢往小卖部跑,那里是大人们聚集的地方。芳玲依然留在家里,睡觉或者发呆。

        傍晚时分,妈妈先回来了,芳玲赶紧过去和她一起准备晚餐,她感觉到妈妈有点不对劲。

        “刚才在外面见到邻村的张叔了。”妈妈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

        “哦。”芳玲心里觉得莫名其妙,妈妈怎么偏偏提起这样一个人,自己不认识啊。

        妈妈接着说:“他是妈的同学,听说你也在M市打工,他也在,而且,跟你同一个厂。我说了,改天让你们见个面,将来好有个照顾。”

        “妈,不用吧。”我才不需要什么照应呢,芳玲心里想着。

        “啥子不用,有人照应着不好?”妈妈不依不饶。

        妈妈也是担心自己,那就随便吧。芳玲哦了一声,没有再争辩,反正,过几天就走了,又是邻村的大叔,能不能见到还是个问题。厂里是有很多四川的老乡,他们总是成群结伙的,哪个才是张叔呢?

        晚上,芳玲没有陪妈妈聊天,早早的就上去二楼房间,躲在被窝里,想着妈妈说的事。不知不觉间,感觉有点冷,外面又下雪了吗?

        大年十四的下午,芳玲依然一个人留在屋里,该准备准备了,过两天就出发。过完元宵,也就差不多躲过春运,票价可是下浮不少呢。憧憬着很快就要和二实见面了,芳玲的心甜滋滋的。

        楼下出来开门的声音,然后听到妈妈叫唤:“小芳”。

        “哎”。芳玲答应了一声。

        “下来一下。”妈妈并没有说什么事,芳玲只好下楼。

        火炉旁边坐着个男人,四十出头,边嗑着瓜子边跟妈妈聊着。

        “这是张叔。”见芳玲下来,妈妈便介绍说。

        “张叔。”芳玲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不冷不热的打了个招呼。

        “哎”。张叔把手上嗑了一半的瓜子嗑完,应道。“小芳是吧,有没有印象见过我?”男人笑眯眯的问。眼睛显得很小,和妈妈相比,脸上的皱纹并不多。

        芳玲心里一紧,努力的去想,可是,这张脸没有在脑海里出现,她只好抱歉的笑了笑。

        “额,没印象不奇怪,厂里那么多人。你是哪个车间的?”张叔也觉得没有印象很正常,于是岔开话题。

        “一车间,张叔什么时候去?”芳玲不想继续谈厂里的事,直截了当的问。

        “准备过完元宵,十六那天就走。”

        “我也是准备那天走,到时候约吧。我给你加点水。”芳玲实在不想多谈,看着张叔杯子的茶几乎喝完了,借机站了起来。

        “你们继续聊,我上去收下东西。”加完水,芳玲打了个招呼赶紧上了楼。

        芳玲心里非常忐忑,她虽然对男人没有啥印象,可是,刚才张叔看她的眼神,尤其是刚看到的那一刹那间,似乎闪了一下光,还有,那眯着笑眼的微笑。她感觉到,他对自己是有印象的。但是,楼下人谈话的声音不大,她无法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芳玲隐约的感觉到,情况似乎不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6-13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细节描述得非常生动。芳玲的情况看来不妙啊,母亲这是打算把张叔介绍给她?母亲的同学,叔叔辈的人,做母亲的怎么想的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2967

帖子

1

精华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62

优秀版主社课探花

发表于 2018-6-14 06: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6-13 21:58
生活的细节描述得非常生动。芳玲的情况看来不妙啊,母亲这是打算把张叔介绍给她?母亲的同学,叔叔辈的人 ...

哈哈,你猜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6-14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子 发表于 2018-6-14 18:25
哈哈,你猜错了:)

猜错了好呀,期待着更精彩的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1360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编辑部成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357

社课探花

发表于 2018-6-19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
上国应无风月事,梅花未绽不言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6-20 16:32 编辑

                                                                    ( 十)  黄二实的等待
        黄二实这个春节是在幸福的感觉中度过的。在芳玲回去的第二天,他也坐车回了江西老家,带着给妈妈和妹妹买的衣物,当然还有部分年货。
        妹妹已经放假,今年考试又是在年级里名列前茅,夏天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绝对没有问题。二实打心底里高兴,更加坚定的认为当初自己辍学出来打工供妹妹上学是正确的选择。

        因为是冬天,农活并不多,只是妈妈在山上种了几亩地果树,兄妹俩便利用假期帮助母亲到果园里除除草。二实是村里出了名的孝子,而妹妹又是远近闻名的“学霸”,一路上大家都友好的打着招呼。今年,大家碰面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二实,啥时候给你妈妈带个媳妇回来?二实总是羞涩的说:还早还早。其实,他是心口不一呢,他心里一直想着,找个机会,带小芳回来,让妈妈高兴高兴,不过,他和芳玲的事,他一直没有告诉妈妈。

        每每此时,二实对芳玲的思念更是激烈难耐,虽然跟家里人一起也很幸福,但,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

        正月十六,二实便坐上了第一趟去M市的班车,小芳,我来了,快一个月不见了,你过得还好吧?

        他们都算好了,他们同一天从家里出发,二实会比芳玲早接近一天到达M市,这样,芳玲到达的时候,二实就可以去车站接她。恋爱中的男女都比较喜欢这种场景和这种感觉吧。
当天晚上,二实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随便吃了个早餐,他便坐车去到了汽车总站。虽然,他知道芳玲的车要到下午才到,可是,万一有变化的?这可不能错过。

         长途汽车一辆又一辆的进进出出,到了中午,还是没有看到从泸州开来的车,万一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午饭他也是在车站门口的快餐店吃的盒饭,他得一直盯着过往的大巴车,生怕一不留神,他的宝贝就在眼前溜走。

         二实就这样着急而又紧张的等着,同时,他也幻想着和芳玲见面的情形:她会给自己一个热烈的拥抱吗?自己呢?无论如何,可要手牵着手一起回厂里。

       终于,下午四点左右,他看到了从泸州X县开来的大巴车,二实心潮彭拜,大巴车刚一停稳,他便跑了过去,守着车门不远的地方,掂着脚,使劲往车里面张望。可是,车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下来的,直到最后,司机上车查看车子的时候,他都没有那个熟识的身影。

       “请问,你们那里还有别的车过来吗?”内向的二实鼓足勇气问司机。

       “啥?”司机似乎没听明白,二实只好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没有了,每天只有一趟。”明白了二实的意思,司机显得很不耐烦的回答。

       或许是没赶上今天这趟车吧。失望的二实心里想,但同时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

              回厂里的公交车显得很拥挤,心情沮丧的二实心里闷得发慌,好不容易到了厂门口的站点,二实赶紧下车,一起下来的有十几二十人,几乎都是厂里的人。怀着失落的心情,二实在厂门前的草地傻傻的坐着,他浑然不觉,有一个人一直注意着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嘛,当然要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6-21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会有波澜,不知道黄二实和芳玲会不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471

帖子

0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4
发表于 2018-6-22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木子
学不究深终是惘,事常躬毕始知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8-10 17:55 编辑

                                                                  (十一)大姐的故事三
        张叔下车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二实,但他还不好确认,一直到回到厂里,他看到那个男孩失魂落魄的坐在厂门前的草地上发呆,他基本肯定了,这个就是芳玲那个男孩。
        张叔把行李放回厂里,出来的时候发现二实还傻傻的坐在那里,便走了过去。

        正在发呆的二实感觉到有人在旁边坐了下来,抬头看去,发现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身子不自觉的往边上挪了挪。

        “哎,你就是芳玲的男人?”张叔面对二实带着疑问的眼神,直接就问。

        这个问题二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好说是,更不愿意说不是。他只好模棱两可的笑了笑。

        男人的问题得到了确认,他便接着说:“芳玲不会来了。”

        面对男人轻描淡写的这句话,二实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张叔。过了一会,才说:“你怎么知道?”

        “我是她邻村的,她本来会和我坐一辆车过来,可是,她妈妈不愿意了。”张叔解释的语气略显冷淡。

        真是晴天霹雳,二实的心情跌落了深渊,他无法接受,追问道:“为啥啊?”

        面对两眼通红的二实,张叔都有点于心不忍,说话也没那么冷了:“她妈妈不同意你们相处,你家里条件不好吧?我们那嫁个闺女可以有十万八万的彩礼呢。你有吗?有的话,可以试试找她。”张叔说得有点夸张,但是却跟芳玲妈妈 提出的条件几乎是不谋而合。张叔说到这里,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那个有些破旧的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张利是封,上面写着一串数字。“打这个电话可以找到她。”

        张叔跟二实说的,只是他的猜测,不过,他的猜测都对了。

        见了张叔的那天,吃晚饭的时候,妈妈突然问:“小芳,你处朋友了?”

        一口饭差点把芳玲噎住了,她想,应该是张叔告诉妈妈了,所以,她没有隐瞒,因为瞒不住了,也没有必要吧。所以,她“嗯”了一声,算是承认。
        妈妈没有继续问,芳玲看了妈妈一眼,脸上像无风的湖面,看不出喜怒哀乐。弟弟妹妹倒是看起来有点开心。

        晚上,妈妈来到芳玲的房间,和芳玲预料的一样,她要了解自己女儿处的朋友的情况。芳玲没有丝毫的隐瞒,把黄二实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妈妈,妈妈越往下听,脸色越显深沉。但到最后,妈妈没有也没有发表意见。

        第二天早上,芳玲还在被窝里,妈妈便推门进来了。脸色不大好看,有些憔悴,感觉是没有睡好。

        “小芳,我想了一晚,你暂时不要去了。”妈妈在床边坐下来说。

        “怎么了?”小芳连忙坐了起来,看着妈妈问。

        “你晓得的。”妈妈没有回避芳玲的目光。

        “我不晓得!”芳玲急了。

        “我不想你跟那个人一起。”妈妈不想再绕弯,就直白的说,声音也稍微变大了一些。

        “我就知道,可是,凭什么?”芳玲的眼睛已经有些发红。

        “我是为了你好。”妈妈的声音平和了一些。

        “二实很好啊,他人老实,工作又努力,他会给我幸福的。”这是二实这半年给芳玲的感觉。

        “我不管!反正不行!”妈妈的声音又大了起来。

        “我也不管,明天我就走。”芳玲扭过头去,也很生气。

        “你敢,我打断你的腿!”妈妈气的站了起来,指着芳玲,声音又提高了。

        “来,你打断,你不打断,我明天就走!”芳玲也硬起来了,声音也大了。

        妈妈快被气疯了,脸色由红变绿,又由绿变红。

        芳玲毫不示弱,仰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妈妈。

        “啪”的一声,芳玲的脸一阵火辣,头也随着妈妈的这一抽低了下去,一头凌乱的头发把可能还印着指印的脸给遮住了,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

        “你别想走出这个房门。”火气正旺的妈妈气呼呼的扔下一句话,转身朝门口走去。

        “钱钱钱,你就是为了钱吧,你把我卖了吧!”芳玲吼了起来。

      妈妈止住了脚步,回过身来,指着她的女儿:“是,我就要钱。只要那个人拿十万块钱来,你爱咋样,我没有意见!”说完转身走出门口,“咣当”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芳玲躺了下来,直直的盯着屋顶,任泪水打湿枕头。对二实来说,十万,是个天文数字。

接下来的一天,芳玲茶饭不思,她不是以绝食的方式来对抗妈妈,只是实在是没有胃口。

就这样过了一天,约好出发的那天早晨,张叔如约而至,芳玲没有起来,她虽然知道妈妈不可能真的打断她的腿,但是,妈妈在,她想走出这个家门也不容易。她在楼上隐约听到妈妈跟张叔说了暂时不让芳玲外出的话,她相信那个多事的男人应该猜到了原因,她多少有些恨他,不知道他是否会有些惭愧。不过,这些又有什么用呢?认命吧!

又一天过去了,因为认命,芳玲和妈妈没有再发生争吵,她们之间,不理不睬。她是懂事的,她不能恨妈妈,可是接受不了妈妈为自己好的说法。傍晚时分,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喊:“小芳,小芳在吗?电话!”

芳玲来不及反应,已经听到妈妈问:“哪个找她?”

“没说,好像是广东来的……”应该是小卖部的老板的声音。

“你告诉他,不在。”

“好勒。”

“等等,我来说。”

然后,是楼下的关门声。

是二实,芳玲反应过来了。她赶紧下楼,走到门口,门竟然没有锁。她打开门冲出去,突然感觉好冷,才发现自己忘了加衣服了。没多久,她看到了妈妈的身影很快的闪进了小卖部。芳玲停了下来,寒风似乎让她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小卖部里面应该有不少人在吧。她叹了口气,心灰意冷的走回家里。心中不小心复燃的火苗,就这样被扑灭了。她几乎能想到妈妈会在电话里说出多么绝情的话,她能感觉的到那个男孩的绝望。

对不起了,二实,我的爱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8-10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等到你,又开始更新了。写得很真实,宛若我们身边的生活。感情往往屈服于物质之下,社会风气如此,面包也确实重要,在现实和环境的逼迫下,爱情显得那么脆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5938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编辑常理、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1674

社课状元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8-13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像一场马拉松式的的长跑,跑道是一圈一圈的,期待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1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0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18-8-13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一盏谁知味?但酬予、窥窗月小,掠肩风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2-22 14:24 , Processed in 0.059252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