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77|回复: 63

在慢慢老去中相见

[复制链接]

784

主题

2万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社长、理事

Rank: 8Rank: 8

积分
65256

年度亚军年度季军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探花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3-8-4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跑堂 于 2023-8-4 08:38 编辑

在慢慢老去中相见

   三年疫情,困滞了多少诗和远方,随着年初的全面放开,如同一支融入鸡血的加强针,让诗人们的脸上浮现出玻尿酸一样的容光,期望今年能够有一次聚会。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聚会竟然有一种矛盾的心理:既希望能和久违朋友们一起欢度数日,又对聚会有一种本能的抗拒。然而,大家的热情是能感受得到的,于是,在三月底就开始着手筹备聚会。汇总问卷调查,长沙以绝对优势成为大家的首选,而武汉、武功山、砀山因为交通或地接等问题,一一放弃。与此同时,观光名胜古迹、聚餐酒店围席、茶话会等活动选项也获得了大家的青睐。而我,还是倾向于农家小院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文化衫是密之提议的,在聚会群确定款式、颜色、印刷样式等等,价格也一步一步地往下砍,成就了最终的价廉物美。地接的安排,全部委托给沧海一手操办,在多次实地考察、反复对比之后,《聚会指南》也如期呈现在大家眼前。
   聚会前的征文和征诗,本来只是预热的手段,有些情况是我没想到的,此时此刻,觉得有必要重复一下名字:火鸟、坋袅艺、清清静如茶、醉月东篱、小园春光、色姐、温蒂、流年、琴心、平而、折笛、阿蛮、朝阳雪、瘦雪一痕。在《聚会纪念册》的编辑中,还要感谢半山设计封面、扉页,密之写序,火鸟收集解颐录。半山封面设计的寓意是结绳记事,十分契合聚会、纪念的主题。
   五月三十日,长沙聚会正式接受诗友报名。
   对于聚会,我总觉得,愿意来的,除了现实中确有不得已的状况和其他的无法克服的困难,总是会想尽办法参加。不愿意来的,也总会有各种借口推辞,有时候还真不如干脆一句来不了来得痛快。因此,这次聚会,没有向任何人发出邀请,哪怕明明知道还有在来与不来之间徘徊的中间群体。
   当然,对于以前参加过长沙聚会的,还是委托不同的会员询问了一下,而且特意交代,但凡说不能来的,就不要再说第二句。因为,我觉得,聚会不应成为彼此心中的负担。

   紫烟很早就订了文化衫,说,不管能不能来,都要订一件。没过几天,又报了名,而且当天就发来纪念册所需要的个人资料、照片、作品等。非常欣赏这种态度,能简单明快地配合组织者的工作。虽然,后来因为现实工作的原因,不能前来赴会,但我能够理解。
   如茶说要来长沙,查了一下交通,火车费时间,飞机费钱,真心不容易,还有点担心最后放弃。直到有天晚上,如茶说起某次聚会,被“朋友”逼着喝酒的经历,希望在长沙能帮着挡一下。这时,我知道,如茶肯定会克服种种困难,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对于酒,于我有很不好的记忆,甚至差点让我无缘很多年前的一次聚会。当时的情况,是有人在群里计算聚会的费用,超出预算就不打算参加。而也有人在群里商量和谁谁喝上几杯,最后抛出一个问题,酒钱谁出?我当时说,谁叫的酒就谁买单。这话引发了部分人的反感。当然,我也反感着他们的反感,就差问一句,到时候我要是拿几包烟,让大家分摊愿意不?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在组织、联系诗友的过程中,那些纠结费用而踟蹰在聚会大门之外的朋友,是我抹不去的记忆。
   在此,感谢平而、密之、天书、曲水,带来了杨梅酒、葡萄酒、米酒和白酒,正是这些酒,丰盛了聚会,活跃了气氛。
   十三准备和火鸟结伴而来,着实又让我意外了一把。此前同在内蒙的苏绮儿也问过聚会的事,面对遥远的距离,也只能望长沙兴叹。所以,十三能下定决心参加聚会,的确是需要勇气的。

   七月十四日,沧海第一个到花遇风眠民宿。我比事先约好的十一点晚了十多分钟,因为在出发和到长沙后耽误了一些时间。拼的,在平江接最后一个八十多的老头,携带了很多给外孙的东西,后尾箱差点都塞不下去了。到长沙后,送老人家去农科院,他却不记得路,电话他女儿,只听到不厌其烦地说怎么走,却没有出来迎接的意思。哪怕到了住宿区的大门口,不到百米的路程,他女儿还是固执地重复告诉他应该怎么走,我当时忍不住问了一句“是亲生女儿不?”最后,车子停在指定的地下室二十米不到的地方,那女的终于出来,先是责怪她父亲,接着开骂司机大佬。。。
   这档期,交通、住宿莫名的紧张,在民宿办公室等到十二点,还没人退房,只得联系鲁智先一起吃饭。辣椒红了,这时我们以前常吃的一家。不久,沧海接到折笛。当年鲁智和折笛闹过点小矛盾,这次如同一九年聚会时的鲁智和妖刀相见一样,又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也在此证明了,男人的恩怨情仇,交给时间就能解决。
   三人回到民宿,终于腾出了三九二八,只是房间还没有收拾,民宿女孩的服务意识虽然很一般,但并不影响我们将一系列物资安全归库。沧海、折笛到地铁口接人,我独自吹着空调,等待保洁阿姨打扫卫生。
   琴心还是像以前一样风风火火、马马大大,人还没见面,就听到在走廊里边走边说“热死了”。独酌是在走廊见到的,比歪歪视频中要靓仔一些。密之见面没说几句话,就离开了,大概是要安顿他的书法家朋友。天书进门后,就一直坐着聊天,东北人健谈的特点,体现得淋漓尽致。接着,沧海、密之、折笛也加入了闲聊。
   小四发来信息,已经入住,准备上楼见面。这时已经四点多了,密之要买花接十三,天书提醒这要多等半小时左右,回复小四后,我们出发下楼。沧海接到平而电话,已经到了民宿楼下,虽然我们没有看到平而,但平而看到了我们,无奈中竟有十分的荣幸啊。连忙联系折笛,下楼接人、提酒。
   在花店果然耗时三十多分钟。

   计算时间,从人民东路坐地铁到机场,需要三十二分钟。如茶母女先我们几分钟到了接头处,火鸟、十三因为误点,还在空中飞翔。进得候机厅,老远看到如茶站起身来举手示意。送花、招呼、寒暄,一眼看去,和之前照片中并无二致。沧海、密之留下继续等待,而我们几个先回。因为多年码字的缘故,我手指不能长时间提拿重物,在此感谢天书的主动担当,一路负重前行。
   回到民宿,在走廊上见到平而、小雪、妖刀、悠园轩、色姐。平而一如既往的文静,对,就是文静,我知道你喜欢这个词。小雪如同网上一样随和,而且还有标志性的笑容。妖刀也是一脸的沧桑,随社关心下一代协会正式欢迎你加入。悠园轩也有两年不见了吧,依稀记得上次见面还是七月的线下聚会。色姐依旧是泼辣小媳妇形象,这个不写诗的妞,居然冠冕堂皇地参加了三次诗人大聚。
   此时我的印象,美女们还是美女,保养得十分滋润,而男士们却没能够抵挡岁月的侵蚀,霎那间,一句话在我脑海中浮现——在慢慢老去中相见。
   晚餐定在澄湘钵菜馆,又见到了叶城、卡夫、沉兰携妙妙、奇奇、小四夫妇、齐庄、东篱父子、小画。曾经高挑的叶城,愈发的魁梧雄壮,富态的背后,一定是职场成功的支撑。卡夫变化不是很大,只是较比之前更为成熟稳重。沉兰还是从前的淑女范,言辞上也温柔了不少,大抵带娃消磨了许多脾气。小四虽然不再是娃娃脸,但依旧不改标准的小白脸,而且小眼睛笑起来,和小雪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观。齐庄也胖了,以前嶙峋的瘦脸,变得圆润绯红,让我一度怀疑飞啵竟然有如此功效?东篱的变化,只是在发型上,气质一块,仍然拿捏的比较到位。小画是第一次见,看上去有些腼腆,愿时光善待年轻人。
   色姐点的茶颜悦色奶茶也同时送到。接着,曲水、方芳、十三、火鸟、萧无情、暮雪先后到来。和四年前的十一月见面相比,曲水保持了一贯的健谈,但也白发丛生了。方芳是南昌的书法家,首次走进一个陌生的群体,所以给我留下了话不高声、笑不露齿的刻板印象。十三和相片中的差异很大,也绝对不是网上那个小家碧玉的形象。火鸟一脸懵逼的到来,浑浑噩噩地闯进了白酒桌,性格真是一点没变啊,在禁受补交资料、飞机晚点等折磨后,已经六火不鸟了。无情什么时候来的,我居然没一点印象,不是后来说参加了晚餐,我还以为这个晚上没有他,汗滴滴。暮雪不知道受了谁的蛊惑,居然提前亲临晚宴,从暮雪这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纤瘦的人变化不会很大。

   白酒一桌、红酒加米酒一桌、茶水一桌,各有各的意趣。在农村吃过酒宴的人或许知道,饭桌上主家陪客的那位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来来,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我们还多一道,那就是拍照的拍照。
   聚会前一再提醒,酒要喝好,不要喝倒,喝酒存量,各自把握,不支持强行劝酒、逼酒。这是担心之余,对爱酒的诗人最信任的言辞。小画喝多了,是因为高兴,但是能够自我控制,年轻人定力已经很不错了。卡夫不胜酒力,一小口白酒,在回民宿途中就吐了,到房间后更是早早上床休息,这是我不愿看到了。
   晚餐剩了不少菜,这是统一安排菜式的问题,还好,后来改变点菜的方式,基本上就做到了皆大欢喜。
   晚上,大家聚集在三九二八,喝茶、聊天,品尝诗友各自带来的零食,有如茶带来的山东煎饼、五香豆豉,十三带来的内蒙驼奶片,火鸟带来的山西杏子、壶瓶枣,密之带来的江西酸枣,还有小画买来的西瓜等等。关于次日的安排,比如带什么酒、纪念册什么时候签名等等,大家交换了意见并简单地分工。这个过程中,折笛在建议和落实上,很有主动性。
   密之在和齐庄、曲水深夜买醉归来后,也参与了后续的闲聊。闲聊散场,洗漱、收拾晚房间,已经是凌晨两点。

   长沙米粉,味道确实好,长沙的天气,很是配合诗人们。在这样一个凉爽而惬意的早晨,迎来了新的一天。
   在车上、沧海、齐庄、琴心、天书、平而等先后献唱。小雪的黑凤梨,在沧海妖娆的拍照姿态配合下,将演唱推到高潮。到了太平街,小四夫妇抱着娃在牌坊处等候。一路观光、一路拍照,观览贾谊故居后,步行坡子街,到了火宫殿,臭豆腐是必须要品尝的。六年前买姜糖的那家店还在,不过正在装修中。
   太平街的感觉,不如都正街,虽然都是复古建筑,但商业化的气息,徒有一张网红脸,远不如都正街有文化底蕴。文庙坪同样让人有些小失望,这不就和几十年前的农村大队部差不多么?
   登上杜甫江阁,橘子洲尽收眼底,岳麓山也在远眺中能见。享受着江风送来的凉意,猛地想,老杜当年不也是“站在凛冽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么?于我,十七年前的感受,似乎没有改变,“违我重来,徘徊不去,坐听江阁。槎风剪浊,旧时情绪新掠。吹凉楚管何曾死,更滴滴、行囊在昨。但晴云已误,沈腰半折,蹙眉如削。”
   出来合影,到湘档新鲜餐厅午餐。
   下午到岳麓书院打卡,接着往爱晚亭而去。没有太阳的照射,但三十多度的气温,还是让人汗流浃背,有几位诗友放弃了继续前行。到了爱晚亭,人山人海,打卡变成了到此一游。下山,沧海让色姐带队先行,自己留在后面收拢余部。走着走着,带路的人不见了,想起密之的“我在前面带路”,都是很超前的一类,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俩是一个代孕组合了。

   回到民宿楼下,又是一番分工,十三、火鸟、小雪、密之、叶城等负责购买包饺子的食材,独酌负责煲土鸡汤的辅料,沧海和我再去次日茶话会场所实地确定一下。
   回到民宿,到三九二九,两个电饭煲,正滋滋地冒着热气,这是在煮毛豆和玉米了。毛豆、玉米,是折笛从自家地里带过来的,十四号午餐后,还拿了一些给鲁智。火鸟、小雪在揉面,十三在调饺子馅,正好叶城把洗好大蒜、老姜和葱送过来,十三和小雪客气地夸赞,洗的又干净又好(按,密之后来得知被夸,强烈要求写上一笔)。
   不久,独酌也回来了,没有买到大锅,便和沧海拿着带来的土鸡到饭店去了。两天没有午休,有点累,小憩了一会。正酣睡中,被叫醒去吃晚饭。江佑别院,嗯,挺诗意的名称,清尘已经在这里等候大家。
   一天的劳累,但激情不减,只是天书不再喝白酒。席间,笛子执意要行礼,阻拦不住。但能理解,折笛如我一样看重师徒情分,只是我不在乎形式,有一份尽力提升诗词创作水平的心思足矣。所以,平时,我也只能尽我所知,勉强端着师父的称谓。
   白天,折笛也提起过小画,很不错的年轻人,有上进心,只是胆子小了一点。于聚会,小画也是全身心投入。聚会前,看到其他诗友带这带那的,一定要给大家准备份礼物,水杯来不及,后来才选了明信片。很多时候,有心就行了,这是我一贯主张的。

   晚餐回来,又是喝茶聊天,十三过来指挥我们把榻榻米掀起,在复式高层上铺上一块大塑料桌布,这是包饺子的序曲了。到三九二九房瞄一眼,十三低头一个劲地在揉面,叶城舞动双刀在剁红萝卜碎,小雪洗洗刷刷,火鸟陪朋友聊天。
   没多久,齐庄借着酒意,鼓捣着要去嗨歌,可是大家并不配合。我想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很多人嫌弃卡拉哦嘿太吵,聊天费劲,再就是白天的劳累,如果不是特别有兴趣的事,多半会选择在民宿休息。当然,估计像火鸟、十三的想法就肯定不同:我们组织包饺子,你拉人走,小心老娘喷你。
   火鸟擀皮,曲水、清尘、叶城、平而、琴心围成一圈开始包了起来,有会包的,也有现学的,折笛在旁时不时点评几句。接着,十三、小雪、天书先后加入白案队伍。这场景,坐在沙发上看去,热闹、开心而又温馨,正是我想象中农家小院的味道。
   接着煮饺子、吃毛豆、啃玉米,虽然锅小、火力不够,饺子熟的慢,但大家分批享受,吃得津津有味。聚会的乐趣,其实也在此,更有人情味。
   大家终于散去,又是洗漱、收拾房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十六日,十三早早就起来煮饺子,又是分批享用。沧海带着一批人先行前往青苔茶馆,然后大家陆陆续续去聚合。在茶馆,又有新人加入,火鸟的朋友问问,和暮雪的朋友蚊子。问问曾多次听火鸟提起,蚊子大概是一一年在某论坛辩论赛时认识的。不久,应似飞鸿也来了。
   沉兰自制手工包自选现场,折笛如愿以偿拿到自己心许的颜色,代价是一首莺啼序。那边天书带来的玛瑙挂件,也在三次抽奖后各有得主。火鸟主持茶话会分韵,预定的四次分韵突然变成只有一次,如释重负的大家也欣然接受。
   齐庄、东篱父子上午就要赶往高铁南站,于是提前大合影。接着,十三提议编辑部成员合影,只差浅草流萤一个,算到得比较齐了的。东篱、齐庄辞别,密之送方芳坐车,莫木和二夕赶到,重新摆好桌椅,茶话会正式进行。
   大家一一开始发言,这时,清尘带着彩印的《聚会纪念册》来了。重新安排,一边发言,一边签名,虽然有是些分心,但从时间上考虑,也不失是个权宜的办法。茶话会结束,拍完大合影后,大家各自合影留念。
   午饭后,莫木、二夕、小四夫妇、独酌、曲水先后辞别,悠园轩、平而也表示不参加晚上的活动了,大家也一起离开青苔茶馆,目送叶城、卡夫、沉兰、小雪、琴心打车去南站。天书说,不想送别,先回民宿。这是能够理解的。
   回到民宿,稍微聊了一下,密之招呼大家玩牌,我和天书进入躺平休眠模式。躺下不久,想到鸡汤还没有煲,赶紧起来,忙完才去休息。没多久,天书起来,说晚上要会朋友,重新开了房,改明天回去了。说完,天书也辞别而去。

十一
   睡到五点多,起床第一件事是斩琴心带来的南京咸水鸭,案板小,菜刀轻飘,干起来真不顺手。幸好早就放弃了做鱼、虎皮蛋的想法。暮雪送来飞鸿外购的茶颜悦色奶茶,到其他房间溜一圈,三九二五,大家在打牌。三九二六,密之在打坐。叫上暮雪,说准备煮饺子,到三九二九,还剩了一些毛豆和玉米,暮雪一并给煮了。
   晚餐,十几个人聚在一起,桌上就是咸水鸭、鸡汤、饺子、毛豆、玉米,简简单单,却也别有乐趣。饭毕,飞鸿辞别,我们将剩余的物资进行财产再分配。在三九二九拍了一会照片,然后,清尘、色姐陪同大家去逛杨帆夜市。
   我留在房间,稍微收拾了一下,准备继续卧床,看一眼聚会群,发现火鸟没有跟着一起去逛夜市,于是留言,要不过来聊聊人生理想?
   和火鸟聊了快二个小时吧,密之、妖刀、如茶、十三带着荔枝、葡萄回来。不一会,折笛也从韶山赶了回来。拿出咸水鸭,当是宵夜吧。折笛随即开了一瓶酒,和密之开始对饮。

十二
   突然话题一转,说到随社明年换届,究竟谁合适社长这个位置?
   密之当仁不让,第一个发言,从江南说到老闲,然后说到自己,从优点到不足,言辞诚恳中也带着一丝揶揄。接着又评价了折笛提名的妖刀。然后妖刀就以上提名也发表自己的看法。折笛突然问,如果有人提名自己,妖刀怎么看?如茶、火鸟也表示要提折笛,接着如茶还提名琴心、朝阳雪说都可以胜任。妖刀回答后,折笛接着发言,又提到齐庄,我问了一下,对清尘、独酌如何看?折笛之后,如茶、火鸟、十三也各自发言。
   其实,我的想法,随社需要锻炼能举大旗的人,需要加强社员的主动性,而当社长的又不能过于注重个人的观点,需要尽量全面地考虑问题。好的模式或者方案,就要继续坚持,除非有更好的模式和方案替代。原则性的东西就不容改变了。至于明年换届一定要换社长,是真心觉得自己老了,很多时候感觉力不从心了。比如这次聚会,就时时犯困。我也想有一次,不用自己操心,只是纯粹作为尊贵的社员参加的聚会。
   我大概说了随社一些活动的操作,是有原因的。比如社课,为什么强调诗不限体裁,词不限词牌,是为了更好地创作出好作品。各有各的擅长,各自选择,比主持人做出各种限制要强多了。半月赛是一种快餐形式练笔,一般只有一个评委,各种限定是必须的。
   至于提名的江南、老闲、密之、妖刀、折笛、齐庄、清尘、独酌、琴心、小雪,也各有长短,但在于如何从中选出最合适的几个人,搭配成一个合理的组合,取长补短之后,发挥最大的潜能。至于说没有时间,是我一直不太认可的。纵观随社事务,又有多少事需要社长来每天亲自过问的?论坛倒是需要耗费时间和激情的,这就是搭配的问题了。
   说句真心话,我最烦的就是平时不怎么关注社务,有事没事的时候,情况还没来得及了解,就突突突地发表意见,这也是我基本很少在群里回复这类言论的主要原因。
   三位女生似乎不太适应这高大上的话题,各自回房休息。四个大男人继续聊天,一直到三点多。又是洗漱、收拾房间,上床睡觉,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十三
   十七日,早上有些起不来的感觉。但听到走廊上大家的声音,应该是沧海、繁华来叫大家去吃早餐。这时候,密之已经一大早就走了,没有告别,他怕惊扰大家的睡梦。
   早餐归来,火鸟、十三就准备出发了,沧海、折笛、繁华送机,然后奔赴衡山。临别,面对感性的女诗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起一七年在青旅告别时,拥抱完最后一位之后,我是头也没回走的。所以我认同天书的说法,不想送别。
   和妖刀、如茶闲聊了一会,我们也出发了。在地铁口,告别妖刀,送如茶母女去机场。小小茶也长大了,很多事情不需要大人操心,能够独立完成。在候机厅,听如茶说起来长沙的原因,还有中间的种种不易。于聚会组织,不禁心生内疚。
   目送如茶进入登机,楞了一会,转身离开。
   岁月流逝,年龄增长,记得有人说过,见一次就少了一次,但在我看来,恰好相反,见一次就多了一次。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常思一二,诚哉斯言。

十四
   赶到黎托汽车站,原来天书和妖刀就是二楼高铁候车厅。想约一起吃个便饭,天书说吃过了。于是就去买票,拍张照发群里,天书说,赶紧吃饭去。于是又拍了一张米粉店的照片,回复说,就这里解决了。然后进站,坐下,犯困,直到手机掉在椅子上醒来。
   我不知道聚会到底是为了酬答网上的相识一场,还是给朋友们现实生活的一次骚扰,我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慢慢老去的不只是年龄,还有曾经的高智商,顿时,思维陷入了混沌状态。所以,有了后来的这个金缕曲:
   有梦劳相照。正潇湘、舟车客里,星沙天表。衣上流痕灯前影,一一因风窈窕。谁吩咐、时光逆倒。缓步长街人在昨,白云随、倏忽春怀抱。君未老,我犹少。
   骊歌尽付于中好。月如水、小楼霜鬓,入帘青杳。文会终归成诗债,奈又是、无从道。欲相问、莫如罢了。但倩空杯轻一叩,者深宵、肯与同忧悄。惟所寄,愧叨扰。
   再见,长沙,再见,诗人们。

二〇二三年八月四日凌晨于谭家垅

——以上言论纯属个人观点,与亲属立场无关。

0

主题

3

帖子

0

精华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23-8-4 01: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2164

帖子

0

精华

版主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07

年度亚军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3: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觉醒来就在这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2164

帖子

0

精华

版主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07

年度亚军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4: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师父体察着诸人之不易,师父之不易愧领一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1

主题

2164

帖子

0

精华

版主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07

年度亚军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沙种种,我也历历在目,但终究是未到指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字一句地看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借用笛子的话:
跑堂哥体察着诸人之不易,跑堂哥之不易愧领一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6

主题

2723

帖子

0

精华

论坛元老

随社理事、编辑部成员

Rank: 8Rank: 8

积分
7237
发表于 2023-8-4 05: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见一次就多一次,我有更开心感触,见一次就想见下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虽然也写了聚会随笔 但仍有很多不能尽诉笔端  总有一些感受无法用语言去表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跑堂哥的这篇聚会点滴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常觉得能在网海中能与你们相识相知 就像是一个梦  我也曾无数次的梦见与你们相见  梦里有着不同的场景 或野炊 或华堂 或围席而坐 或谈笑风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你们的脸有时是清晰的  有时是模糊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而这一次  我终于真真实实的见到了你们  我无比庆幸自己做了这个无比正确的决定做 这次聚会 足够我用一生去珍藏和回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5: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次相聚 我其实不太记得自己吃了些什么  喝了些什么  我就记着你们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6: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聚会前 我其实对聚会也抱有一种矛盾的心理  既渴望相聚 又害怕相聚
聚会后 却又和东篱也有着相同的感触  见一次就想着见下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6: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  不要内疚啊  组织活动尤其组织聚会 真的特别不容易  有几次看到跑堂哥在沙发上打盹  周围是簇拥在身边的诗友们 正谈笑风生 一时间百感丛生 而今我竟无法用文字将它们一一描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6: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晚的促膝长谈特别难忘  
顺带补充一点 那晚讨论社长接班人时 我记得我先提了琴心、朝阳雪  接着又追问了一句  没有人提折笛么  当时鸟儿说她正准备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2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1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3-8-4 0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那晚的夜聊仍意犹未尽  甚至有点后悔当时沒能多留一会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3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7
发表于 2023-8-4 0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处女座的特点在此文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3

帖子

0

精华

中级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7
发表于 2023-8-4 0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处女座的特点在此文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5-20 14:08 , Processed in 0.032716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