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769|回复: 30

[古代] 蝼蚁浮生

  [复制链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18-10-2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芳香冰块 于 2018-10-31 16:46 编辑


  
  山河破碎,风雨飘摇。洋人的军舰停满了海岸,炮口一露,清政府就在全国各地承担起了保护洋人的重任。在亳州的地界上,漕帮早已反了清廷,天地会又死灰复燃,到处打着“诛洋人,杀清狗”的口号,时不时还来上一绺捻子军,和清兵乒乒乓乓敲上一阵子。
  
  汪润之已没个消停,这头一阵还好好的,刚把从英国运来的织布机弄进白布大街的作坊,怎么就乱起来了呢?仓库里还堆着两万匹棉布,一万匹寿绸,让汪润之一筹莫展。漕帮封了水道,捻军占着旱路,说是义旗高举,推翻清廷,却是见船凿船,见车抢车。汪润之也试着打通关节走了几次,全都折在了路上,气得汪润之直骂都是强盗。好不容易出了一批绸货到天津,天津的买主早被鸦片膏子弄得倾家荡产,最后只作贱卖出个粗棉的价钱。
  
  亳州城里的商人早垮了大半,倒是些个鸦片馆子日渐兴隆。晋商会长,汪润之的亲家王壁还把大家聚拢来开过几次会,也没弄出个子丑寅卯来,自己倒急得瘫软在床上,眼看着大限将至。人说这世上百无一用是书生,真到了乱世,书生也还能上个万言书,写个讨剿契文啥的,就是这些从商的,小胳膊由着不止一条的大腿拧,又有什么办法呢?
  
  汪润之一身疲倦回到家里,屁股刚挨上板凳,夫人曾筱罗已经在不依不饶问他要儿子:“当初我全心全意跟着你,你倒好,明面上坚决反对,暗地就把若非送去了英国,这都一年多了,远隔重洋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也狠得下这个心!”“妇道人家,你知道个屁!”汪润之说完就知道自己口重了,奈何实在是烦心,这日子一天一天的,和曾筱罗越来越说不到一块儿去了。
  
  那边曾筱罗早接过了话头:“感情现在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当初你说非我不娶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曾筱罗这边说着,汪润之把茶盏往桌子一摔,懒得搭理似的大踏步向后院走去。怎么就变了一个人,当初那个英姿飒爽、巾帼之气的曾筱罗哪里去了?
  
  偌大的亳州城,仿佛只有林菀那里才是个清净地好去处。林菀本来是清风楼的艺妓,除了人长得漂亮,还弹一手好琵琶,唱一手好曲儿,写一手好诗。年轻时汪润之也是有名的才子,只是几十年的生意下来,已经快认不得风花雪月,自打见了林菀,总是会勾起一些久违的逸致,一种说不出的轻快。
  
  感念林菀的身世可怜,又想尽一份知己之心,汪润之最终把林菀赎了出来。他是要林菀自由的,林菀却坚持要报恩,无奈,汪润之让她在后院负责照顾生病的母亲,倒也甚得母亲的喜爱。
  
  倚在靠椅上,出神地望着窗外,喝着林菀精心泡制的西湖龙井,汪润之心中想的却是曾筱罗。
  
  “弯弓征战做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那天看见一身戎装,在奔马上一箭就射倒一头鹿的姑娘,汪润之忍不住就念出这句诗来。“嗨,呆书生,你念叨什么呢?”那姑娘回头一笑,明眸皓齿、英姿飒爽的,就把汪润之给迷晕了。
  
  “额!额!在下念的是一句古诗,说的是女英雄花木兰的古诗!”“嘻嘻,你觉得我像花木兰吗?”“像,像,像极了!看姑娘打扮似乎是旗人?旗人的姑娘都不裹脚的吗?”那姑娘咯咯笑道:“我阿玛说我们旗人的祖辈都是马背上的英雄,裹了脚还怎么骑马弯弓?喂,呆书生,你叫什么名字?”“在……在下汪润之,不是什么书生,不过是一位过路的小商。”“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喜欢看你念诗的样子!我叫曾筱罗,有机会到徽州都统府来找我吧,再念诗给我听啦!驾……”姑娘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带着随从打马而去……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酌闲眠 于 2018-10-25 10:51 编辑

二、
  
  汪润之这样想着,林菀就看见他嘴角眉间牵出的笑容,掩映在皱纹华发之间。其实汪润之也不算太老,约摸四十六、七的年纪,只是近段日子,林菀看着他似乎苍老得很快。以前在清风楼的时候,没有哪个客人到来会和汪润之一样,不向林菀讨半点便宜的。他来就听几首小曲儿,聊一会儿诗词,而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只是到了汪家,汪润之反而来得少了,不知道是这段时间忙些,还是顾念夫人的感受,这让林菀不免有几分失落。
  
  初春的风还有几分料峭的寒意,从窗户吹进来,汪润之发出几声轻轻的咳嗽。林菀赶紧从一旁拿起一条羊毛毯子,搭在了他的胸前。汪润之微微一笑,突然皱了皱眉头,只听从城南不远处传来若隐若现的叫嚷声。“捻子军又来南门子凑热闹了?”汪润之狐疑了一句。
  
  “隔几天就要闹上这么一阵子,说是除暴安良,其实也就是一帮子土匪,清官也杀,洋人也杀,连老百姓也不忘落下。十来人成群,三五十成伙,朝廷若是派些兵来,剿了倒也清净。”林菀口中漫不经心地说着,手上却没忘给汪润之满满又沏了一盏茶。
  
  “那也都是没了生路的百姓。眼见着吃不上饭的人越来越多,恐怕剿是剿不完了。等哪天成了气候,恐怕这亳州城都要给他占了去。”汪润之抿了一口茶,似是不愿提及这烦心事,淡淡地说了句:“唱个曲来听一下吧!”
  
  林菀一听,赶紧笑着站起身来去取墙后的琵琶,嘴上说道:“汪爷今天要听什么曲?是听一曲《春江花夜月》,还是来一段《铡美案》的‘香莲喊冤’?”汪润之正待开口,城南那吵嚷声又似有似无的传来,不由叹息一声,随口道:“今天听点新鲜的,杜少陵的《潼关吏》你可会唱?”
  
  “自然是唱得,少陵的‘三吏三别’虽然曲目生僻些,我却是全还记得的。”林菀随即又轻笑道:“这南门子外面的也不是胡人,汪爷这一曲高筑城墙,莫不是怕捻子军打进来不成?”“胡人又哪来现在的洋枪大炮,连几绺捻子都收拾不了,怕也难指望朝廷能筑城甚子潼关道了。”汪润之随带伤感地说出这句话来。
  
  “士卒何草草,筑城潼关道。大城铁不如,小城万丈馀……”林菀的曲唱得真真的好,平素只道她只会唱些哀怨小曲儿,却没想到唱起《潼关吏》,如此激越高亢,待唱到“哀哉桃林战,百万化为鱼。请嘱防关将,慎勿学哥舒。”的时候,却又变得悲切回肠,一阵琵琶尾弦在心中久久不绝。
  
  “你哭了?”汪润之也不过感叹国弱民凄,却不料林菀此刻却唱红了眼眶,从怀中取出一方手帕递了过去。林菀施礼接过轻擦泪痕,勉强笑道:“在汪爷面前失态了。不瞒汪爷,这一唱不禁又让菀儿感念身世。家父本也是一位官爷,嘉庆年间因为在南方抵抗叛军被叛军所杀,母亲病故,林菀这才不得已独自北上,在亳州做起了卖唱的营生,算算时间,也十年有余了。”
  
  “哎,当逢乱世,谁又能得个好的归宿?别说林姑娘,就是我汪家这偌大的架子,也快摇摇欲坠了。”汪润之有些伤感,却听林菀劝说道:“我想汪爷最近颇有些烦心,想歇息歇息就记得到菀儿这来坐坐。人心境儿顺了,自然什么都想得开了!”
  
  汪润之一听这话,想到的却是曾筱罗,不知她是否知道我的这一身疲惫,嘴上随口念道:“料想母亲的身体,最近该好了些吧!我去一旁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酌闲眠 于 2018-10-25 10:52 编辑

三、
  
  几趟折了的买卖,让汪家亏损不少,材料、工钱、路费几乎是全贴。库房里还积着货,作坊里也不敢再生产,汪家的整个白布大街就像荒废了一般,不甚萧条。好在汪家的底子还撑得过,等过了这段再说吧,散了工人,汪润之这样盘算着,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好不容易闲下来,那日,汪润之牵来了两匹快马。多少年了,都快忘了曾筱罗骑马的英姿,整日房前屋后的打整,柴米油盐的算计,公婆夫子的操心,慢慢就变成了一个平凡的妇人,原来如此骄傲的女人,心性也一样是可以磨灭。她可曾后悔?她看我可曾和从前一样?汪润之有一些酸楚,曾经的才子也不过变成了一个庸碌的商人。两人似乎在平凡的琐碎中渐行渐远,只是那一份生死相随的誓言,她是否还记得呢?
  
  长挽着衣袖,刚给汪润之收拾好冬衣的曾筱罗,就看见汪润之拉来的马匹,先是一愣,不过看着汪润之满脸的笑意,也大概明白了七八分,嘴上说道:“怎地,看糟糠妇人看厌了,想换个眼神儿?你这老身子骨还能行吗?”“只要能让夫人再展风采,为夫死也值得!”汪润之在曾筱罗轻蔑的脸上找出来丝丝掩藏的得意,只见她一个蹬鞍上马,依然如燕子般轻灵矫健,不禁赞道:“夫人当真是下马能贤,上马能战的奇女子!”只听曾筱罗笑着“呸”了一声,汪润之心头一动,夫人还是如当年做姑娘那般明艳动人。
  
  仿若欢乐总是很难预设一般,这一场邀约也转眼成了泡影。两人的马还没出得大门,就见白布大街的留守厂工忙不迭地闯了进来,“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汪润之问道:“什么事这么惊慌?”“都统大人来了,带着兵说来剿捻子,进城就直奔白布大街,说老爷您不识国体,把外孙子送去了英国不说,还稀罕着洋人的玩意儿当宝贝,这会儿正对着织布机一通乱砸呢!”
  
  汪润之一听,顿时如五雷轰顶,这可是花了汪家目前手头上大半的积蓄。一边曾筱罗早就变了脸色,气道:“都是你干的好事!我看你一会儿怎么给阿玛交代!”汪润之心头如乱麻一般,也顾不上辩解,“驾”的一声,打马就向白布大街赶去……
  
  汪润之是知道这位老岳父曾茂俭的脾气的。武将世家的老旗人,打从乾隆爷开始就南征北战,所向披靡,战功赫赫,做官一直做到了徽州都统,从一品的大官。平日里自视甚高,斜眼都不瞧个人儿。当年跟曾筱罗相爱那会儿,没少遭这位老岳丈的白眼,若不是有个一样倔强的闺女,恐怕这婚事也就黄了。直到现在,曾茂俭对汪润之都没甩过什么好脸子。
  
  等到一前一后两匹马赶到白布大街,曾茂俭被两行兵士簇拥着,正大马金刀地坐在路上,一脸的怒气。汪润之大步赶到作坊门口,往里一看,织布机已经被捣毁得一片狼藉,怕是任神仙都再修整不好,一阵绝望,真是死了的心都有。“岳父大人!”听到曾筱罗唤了一声“阿玛”,终归还是转过身来,随着嘀咕了一声。
  
  曾茂俭也不搭理女婿,站起来对着曾筱罗就吼道:“早就要你不要嫁给这个书呆子,汉人又有几个有骨气的?洋人的炮眼子都快抵到我大清朝的脑门儿了,那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他偏生还要把自家的儿子往仇人那里送!”
  
  “岳父大人,话不能这么说……”汪润之此刻就是脾气再好,也有些耐不住了,却不想曾筱罗一下子就接过了话茬,“你还有完没完了?”曾筱罗虽然也怪罪汪润之送走了儿子,可终归还是不忍他被阿玛数落,悄悄拉了拉汪润之的衣袖,随即走到曾茂俭面前,笑盈盈地说道:“阿玛,你先消消气儿,可是有谁又惹着您来着?给女儿说道说道!”
  
  “朝廷下了圣旨,要我剿灭安徽境内的捻军,却对着耀武扬威的洋人按兵不动,甚至只字未提。”还是知父莫若女,这一问就似问到了曾茂俭的心坎上,曾茂俭长长地叹了口气,“捻子其实不过是十百成群的流寇罢了,洋人才是我大清朝的心腹大患。当年我康熙爷在位威加海内,何等雄哉,此刻若是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阿玛老了,恐怕等不到把一腔热血洒在斩杀洋人的战场上,就要被默默埋在黄土之下了。”
  
  难怪迁怒于汪家的织布机,汪润之眼眶有一些湿润,所谓壮士暮年的悲哀,也不过与此罢!却听曾筱罗道:“阿玛,您就是到了一百岁,也还有五百斤的好力。咱先平了捻子,再去杀洋狗。您要是觉得不解恨,筱罗就重上战马,随你出征四方!但是现在,阿玛得跟我回家去坐坐,让女儿好好地慰劳你。”
  
  曾茂俭哈哈大笑,不经意间瞄到一旁的汪润之,狠狠地瞪了一眼,“你还是好好回家陪你的呆书生吧!出征在即,容不得耽搁,告诉他,年底之前,若非要是再不回来,我有他好看!”
  
  曾茂俭一声军令,绝尘而去。“夫人……”汪润之轻轻地喊道,曾筱罗却不再搭理,似乎先前的欢乐已荡然无存,骑上马背,吆喝一声,径直走了,只留下汪润之孤零零地伫在那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酌闲眠 于 2018-10-25 10:52 编辑

四、
  
  一晃就是一个来月,曾筱罗依旧对汪润之置之不理,日子都是在沉闷中度过。汪润之也常到后院去看看母亲。自从林菀来的这几个月,母亲的身子倒渐渐好转些了。开始拉着汪润之说长道短,说着说着,就说到一件事情上去了。
  
  若非出门都快两年了,汪老太太刚开始就是为这事犯的病。现在病好转些,其实也是心情好了,有了盼头。看着林菀面容姣好,又体己人,就寻思着要给汪润之做个妾房,再添个丁,还说这事跟曾筱罗也提过,曾筱罗表示同意。可是汪润之却不想,开始只是不从,后来被念叨烦了,索性不再到后院子里去。
  
  汪润之好几次晚上转过身去,想静静地抱着曾筱罗,都被曾筱罗给拒绝了。汪润之只道她还在为儿子的事情生气,心想她什么都好,就是溺起这个儿子来,有点太霸道了。
  
  “去吧,活出个人样儿来,家里我给你顶着!”这是在送儿子上船的时候,汪润之含泪说的话。其实汪润之先前也是不同意汪若非去英国的,最终却被汪若非说服了。毕竟自己也年轻过,渐渐明白了儿子那种理想和抱负,山河破碎,民族危难,作为一个还算开明的人,汪润之不仅能够理解,隐隐还有了一些自豪。
  
  为此汪润之还劝过曾筱罗,“洋鬼子那是洋枪、洋炮、蒸汽机,就和做生意一个理儿,你总是做不过人家,也得去琢磨琢磨人家怎么做的不是?何况说是亲家,那也是同行的冤家,王壁当初就是为了做好纺织的手艺,才把妹妹嫁给了二弟,自己一不小心就着了道。眼见着王家的气候都快赶上了,再不想辙,迟早还得被别人比下去。”
  
  但是曾筱罗就不认了,“我大清朝都能开国立代,离开了洋人,难道连个火枪就造不了了?你这几十年都是生意生意,现在还要把儿子也算计到生意里面去?”汪润之一听那股带着岳父大人秉性的傲气劲儿,顿时说不出话。何况自己又理亏在先,这些年只顾忙着生意,早不是当初那个看着姑娘会吟诗的读书人,日子没了生趣,也难怪曾筱罗偶尔抱怨几句来。
  
  汪若非到底还会不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汪润之自己也没有答案。但是咬着牙,自己多受点委屈,也得为儿子挺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酌闲眠 于 2018-10-25 10:53 编辑

五、家难
  
  大红灯笼高高挂,汪家门前人来客往,给亳州城里多添了一份喜庆。
  
  前些日子,躲了好久没有到母亲那里探望,眼见着母亲的寿辰将至,正寻思着买些什么礼物,林菀却先找来了。母亲的病又有些加重,让汪润之不禁着急,匆匆忙忙请了大夫,寻思着最近家里也着实沉闷,索性给老母亲大办一场寿宴,冲一冲晦气。也是巧,正准备着,林菀就传来母亲的病渐好了几分。
  
  汪润之立在台阶前,看着曾筱罗在四处张罗,时不时还叫林菀一声妹子,给她来搭一把手。想到母亲说筱罗是知道纳妾的事情的,还能对林菀这么大气,心中委实有一些宽慰。
  
  大堂上宾朋满座,热闹非凡,像极了那一年的新婚之夜。洞房里烛影摇红,任外面闹开了锅也听不见,只有两个人的甜言蜜语。“筱罗,从今天起,你依然做你的花木兰,我天天给你画眉!”“这可是你说的呀,我要你给我画一辈子!”“莫说一辈子,就是死了也要给你画。不离不弃,生死相随……”“呸!呸!大吉大利,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曾筱罗一下子就捂住了汪润之的嘴巴……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汪家大院里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待到人都走光了,汪润之兄弟带着媳妇都到后院去,想陪着汪老太太乐呵乐呵。林菀早就吩咐人,把酒菜备在了那里。
  
  汪润之今天也颇感高兴,不知怎地,许是曾筱罗在前堂多吃了几杯酒,渐渐也放下了戒心,桌子上时不时还跟自己念叨两句,虽说是无关痛痒的闲白,总还是看到了冰破情融的希望。
  
  汪老太太问道:“筱罗,说是亲家在亳州周遭剿匪,可有什么消息没有?你得叫他自己当心着点。”“筱罗谢谢娘的关心,阿玛前日就来信了,现在城南两百里外的沙河镇扎营呢,那些捻子军其实都是些小伙流寇,怎么挡得住爹爹的大军?”曾筱罗说着话,舌头似乎已经有些不听使唤。
  
  “那就好,那就好!”汪老太太笑呵呵地道:“筱罗可是在前堂酒吃多了?”“不瞒娘的话,确实有些醉了,正想着法怎么给娘告个退,先去歇息去!”“去吧,去吧,再喝别喝坏了身子!”
  
  看着曾筱罗起身出去,汪润之有些担心:“筱罗,我来送你!”“今天娘大寿,你先陪娘多说会儿话。我不妨事的。”曾筱罗也没回头,说着就踉跄着脚步出去了。
  
  “到前厢就几步路,大嫂没事儿。大哥,我巧得一副墨宝,特地带过来,你先给瞅上两眼!”汪润之正要起身,已被弟弟汪在莹拉了回来。
  
  这个弟弟汪在莹自小一个孤傲的脾气,跟着汪润之学做生意一直也学不上路来,因为颇会丹青,自视风雅,俨然天下人都是一般俗气。不过,倒跟他夫人,王家四小姐是个绝配,也是不关浮沉,只问风月。两人还最爱好金石字画的收藏,汪润之曾说:“二弟,你两口子真就似赵明诚和李清照转世。只是天道不公,偏偏把你俩生在了这个年月里。”
  
  此刻见汪在莹拿出一幅字画来,还不待打开,汪润之便笑道:“叫你跟着学做生意不好好学,成天倒腾这些,只出不进,终究不能当口饭吃。万一汪家真有交到你手里的那一天,我看你怎么办!”
  
  “大哥忒是看不起人。昔日谢安隐逸东山,吟诗谈文,谁知道他有几分贤能?到最后一日登高,不过举棋不定之时,便大败苻坚八十万大军于淝水。那时人才知,他是非常之人!”汪在莹听罢颇有不服。
  
  “你是眼高手低罢了!”汪润之哈哈大笑:“大哥看你不像东山再起的谢安石,倒像垂泪对宫娥的南唐李后主。”
  
  汪在莹气得还来不及说话,一旁汪老太太就笑着插话了:“怎能这样小看在莹的能力,润之说错了话,当罚酒三杯。”汪润之拍了拍自己晕晕的脑袋,感情自己也喝地有些失态了,当下笑道:“该罚!该罚!”
  
  又是三杯下肚,渐渐眼也有些花了,恍惚间只见林菀过来扶着自己,“汪爷别喝了,早些回去歇息罢!”那边汪在莹却不答应了,“不行不行,大哥今天若认不出这是何人墨宝,还得再罚酒三杯!”汪润之看着画幅上的山影重重叠叠,笑道:“我若认出,便是罚你三杯!”
  ……
  
  不记得喝到了什么样子,隐隐约约似有个人搀扶着自己,自己又想起了筱罗,在呼喊着她的名字。汪润之第二天醒来,看见林菀赤身裸体的睡在自己身旁,简直不敢相信,努力也记不得是怎么一回事情。慌忙掀开被子穿衣起床时,隐约间在床褥上似见了红底。
  
  汪润之三步并作两步地逃到门口,最终却停住了脚步,“我汪润之生平不负于人,待我跟筱罗商量妥帖,便来娶你进门。”
  
  汪润之都不敢再回头去看林菀一眼,一出门却见到了母亲,她正看着自己露出欢乐的笑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酌闲眠 于 2018-10-25 10:53 编辑

六、
  
  那晚,曾筱罗一直想等着汪润之的。因为吃了些酒,等着等着,便睡着了。直到天吐微白,曾筱罗醒来看时,枕边依旧空空如也。晌午时分,汪润之终于回来了,说出了要纳妾的事情。“既然碰了人家姑娘,负起这个责任也是应该的。”看着满脸为难的汪润之,曾筱罗却显得很平静,倒留下汪润之呆呆地坐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汪老太太要汪润之纳妾的事情,曾筱罗是知道的,也跟自己商量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浮萍乱世,眼见若非都快两年了还不回来,他汪家要再备条根儿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林菀看起来还是个不错的姑娘。无奈自己心中有一百个不舒坦,也只有先应承答应,这么多年,她对汪润之还是有信心的。
  
  不过应承归应承,从白布大街回来知道了这个事情,曾筱罗就没有给过汪润之好脸色,叫你把儿子给送出去,都是你惹的祸根。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事儿让汪老太太使点小手段,竟阴差阳错的成了。木已成舟,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胡搅蛮缠并不是她的做派,宁愿自己忍着痛,牙也没有吱一声。
  
  暮色荒凉,曾筱罗突然之间觉得,在家里找不到了自己的位置,借口出来走走,独立于苍茫之上。“不离不弃,生死相随!”曾筱罗望向远方,却怎么也看不到死的尽头究竟在哪里,也许她依然能够理解汪润之所做的一切,但是她却无法放下自己的骄傲。
  
  
  骄傲的花木兰,羁绊在这里,只因为那个汪润之。曾筱罗从不曾后悔。即便生活让她懂得,那个吟诗的少年和骑马的花木兰,不过是一场浪漫的梦。但是她也慢慢懂得了生活,收拾好梦的思绪,用枯燥与平淡,陪伴着一个碌碌的商人。即便偶尔梦思徜徉,会带点小小的幽怨。
  
  
  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直到老去。但是今天,当面临一个抉择的时候,那个梦似乎又突然飘了回来。曾筱罗发现,自己还是只想做那个唯一的花木兰,洒脱而果断,那或许才是那个书生爱着的人。只是她不知道,汪润之的心里是不是也一直藏着那个梦。
  
  当梦又回来的时候,曾筱罗突然懂得了儿子汪若非。原来自己不仅一直囚禁了自己的梦,还总是想掌控着儿子的梦。他或许真的应该飞得更远,在广阔的天空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酌闲眠 于 2018-10-25 10:54 编辑

七、
  
  曾筱罗走了。带着她那张和他初识时正握在手中的雕弓,还有那套藏在箱子底二十多年的戎装。
  
  直到第二天,曾筱罗不声不响的走了之后,汪润之才终于想明白了。
  
  曾筱罗在意的不是林菀进不进汪家,在意的是自己在怎么做。曾筱罗还是那个和花木兰一样的女人,有她自己的骄傲。
  
  汪润之一直追到了城门口,望见的是苍茫原野,一队捻子正从城门口策马而过,发出几声狂野地呼啸,直奔远方的落日而去。“不离不弃,生死相随!”往事历历,汪润之轻轻地呢喃着这几个字。
  
  一连三天,汪润之都会站在城门上,眺望向远方。“城南沙河镇,你如果去找她,或许现在还来得及!”不知什么时候,林菀来到了他的身后。“她是不会回来的!”“如果我走了,她或许就会回来!”“但是……”“那只是汪老太太的意思,而且我本就不属于这里……我先在这照顾汪老太太,等你们回来,我就走!”
  
  “无论如何,你得等着我回来再说……”看着汪润之焦急地冲下城门,林菀的笑容中,两滴晶莹的泪花滚落。
  ……
  
  两个月后,汪润之还没有回来,林菀天天站在城门上守望。那一天,却等来了两具棺木,棺木里一个是曾茂俭,一个是曾筱罗。
  
  曾茂俭围剿捻军所向披靡,渐渐让分散的捻军形成了暗合。就在曾茂俭以为捻军不堪一击的时候,只带着一队轻骑袭击一支落败的捻军,却被诱敌深入,五千捻军合围,父女战死。而送曾茂俭父女俩回来的士兵,却并没有见到过汪润之。如今这个世道,哪户人家走出门一个人,再也回不来,那是很平常的事情。一个士兵这样说道。
  
  他们终究没有再在一起,林菀却没有落泪。曾筱罗是永远的花木兰,汪润之寻找的永远是花木兰的脚步,而自己,只需要握有一份守候。这一切似乎都早已注定。
  
  “唱首曲子吧,润之最喜欢听你唱曲。”二人在城门楼上凭吊远方,汪老太太轻轻地道。“娘,唱首什么?”“润之最喜欢听什么?”“他最喜欢听杜少陵的《三吏三别》。”“那就唱一首《无家别》吧。”
  
  “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我里百馀家,世乱各东西。存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人生无家别,何以为烝黎。”
  
  “存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汪老太太缓缓地吟道……
  ……
  
  八、
  
  四年之后,被汪在莹接管的汪家,因为不能审时度势,轻率生产,积压难销,终于破产。汪在莹为了力挽汪家,卖掉了所有的金石字画,最终与王氏抱头痛哭绝望,后不知所踪。
  
  深秋时分,广袤苍凉,在一块新立的“汪家李氏之墓”的坟墓前,一个身着缟素,约莫三十余的女子跪地不起,似是在凝思着什么。那纤瘦的背影在浩渺天地之间显得如此渺小。
  
  不知在背后不远的何处,突然轻轻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娘亲——!”
  
  那女子缓缓地回过头来,露出慈祥而浅浅的笑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酌闲眠 于 2018-10-25 11:07 编辑

    四年回头看,觉得还是应该把以前一些自己觉得写了就可以丢的作品,做一个收录。就好比青春疏狂可以耗费,沧桑回头却倍感怜惜。《蝼蚁浮生》是我再咀嚼下来,最喜欢的一篇字。虽然也发现了曾经的许多不足,但是它的节奏不急不缓,表述不慌不忙,容量不大不小,都是基本刚刚好好的。写天地之浩渺,沧桑之变换,世人之渺小,生活之不屈应该是最永恒的主题!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看到最后,仍心有戚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6

主题

3711

帖子

0

精华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76
发表于 2018-10-25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插个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兰蛋蛋可真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0-25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王爷来编竹舍发小说~
难道你以前的小说都随写随丢了?太可惜了吧,多少都得保存起来的。
看人物有些熟悉,莫不是《明月西沉》的那一场背景?那场群杀我未参加,但看过晚晴以王壁为主角的一篇小说,对人物有印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0-25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背景,应该说是很不好写的。有历史背景,不能随意发挥。但是背景用好了,对小说可以大大的增色。
小说应是晚清时期,这个时代本来就有一种悲壮感。大时代中,再将小人物的故事细细描绘。
一、大矛盾是国家矛盾,洋人入侵中国,天地会、漕帮、捻军夹在洋人与清兵之间混战,百姓在战战兢兢中生活。
二、小矛盾是家庭矛盾。
1、经商方面的矛盾。岳父坚持不许汪润之用洋机器生产布匹,砸坏了他花重金买回的织机,仿佛这样便能守住被洋人攻破的国门。
2、子女教育方面的矛盾。汪润之被儿子的坚持和热情感动,将唯一的儿子送出国学习,遭到了岳父和妻子的强烈反对与不满。
3、爱情矛盾。汪润之与妻子曾筱罗曾经也是真心相爱过来的,然而随着岁月流逝,两个人逐渐都变成更加注重生活,少了恋爱期的激情与诗意。再加上前两条,夫妻俩之间的问题逐渐增加。表面上看,好像这是中年夫妻的常见问题。实际上,背后还隐藏着两个人的观念发生了背离。
在隐隐出现裂隙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林菀。林菀年轻貌美,诗乐皆能,能同感家国之悲,又不会给汪润之增添额外的负担。但是汪润之应该说,心思还是放在妻子身上的,如果不是被老太太摆了一道的话,他们也不会这么快走到一起。然而这又加速了汪润之和曾筱罗的分离。
最后,汪家还是没有躲过分崩离析的命运。岳父和妻子为了自己的信念战死,汪润之不知所终,或者,他本也迷失了自己的心,不知归于何处?只余下老太太和林菀久久守候着那一幅残垣断壁。
生于乱世,又有何人不可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0-25 20:26
欢迎王爷来编竹舍发小说~
难道你以前的小说都随写随丢了?太可惜了吧,多少都得保存起来的。
看人物有些熟 ...

也不算丢,一直没保存,这还是从五月吧找出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独酌闲眠 发表于 2018-10-25 22:02
也不算丢,一直没保存,这还是从五月吧找出来的!

幸好找到了,不然太可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0-25 20:26
欢迎王爷来编竹舍发小说~
难道你以前的小说都随写随丢了?太可惜了吧,多少都得保存起来的。
看人物有些熟 ...

还有,小说类别还需要详尽点,我这其实也不属于爱情!但是不知道归纳到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芳香冰块 于 2018-10-25 22:13 编辑
独酌闲眠 发表于 2018-10-25 22:08
还有,小说类别还需要详尽点,我这其实也不属于爱情!但是不知道归纳到哪 ...

这不是我分的类,是管理员分的。而且这个分类数量已经是上限了……要不商战?我看晚晴分的商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0-25 22:11
这不是我分的类,是管理员分的。而且这个分类数量已经是上限了……要不商战?我看晚晴分的商战。 ...

可以加一个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0-25 22:07
幸好找到了,不然太可惜了。

还有几篇更新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下个月再帮我发过来
还有,我前面写了长评你没看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0-25 22:23
嗯嗯,下个月再帮我发过来
还有,我前面写了长评你没看啊。

我肯定看了!当看见你说观念的背离,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其实这篇是说怎么去活着,该怎么样去选择生活!看到最后,其实我觉得最后结尾句应该加几个字,那女子把脊梁挺了挺,缓缓转过头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2-22 15:28 , Processed in 0.062042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