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52|回复: 21

[古代] 何日燕归来

[复制链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18-11-22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落子非禅意,施恩是佛心

“项羽只见来人手持利剑,一下子就撞倒了守门的兵士,冲着自己怒目而视,赶紧问道:‘此人是谁’,张良说:‘此乃沛公手下参臣樊哙是也’,项羽一声大笑,‘真乃壮士也’,于是赐给他一条羊腿、一壶酒,樊哙将酒一饮而尽,用剑割肉,顷刻食光,项羽又问,‘还能喝吗?’樊哙指责项羽说,‘臣死且不怕,何况喝酒?倒是大王听信谗言,要对我家主公不利,您就不怕天下人,都会鄙视大王您吗?’……”

“姐姐,这项羽可是当时天下第一的大英雄,连他都称赞樊哙,可见樊哙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恩,不错。项羽号称楚霸王,杀人无数,很多将军王侯见他都不敢仰视,只有樊哙敢当面直言,毫无畏惧。”

“姐姐,那不更说明樊哙一心为主,忠勇可嘉吗?”

“明君果然聪明,一点就透。不过樊哙如此忠心,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因为刘邦是他的亲姐夫,当年跟随刘邦打天下的朋友很多。后来刘邦得了天下,很多朋友都叛变了,要置刘邦于死地,也都是樊哙一一帮他平定了。”

“姐姐,可惜我不能长胡子,不能做樊哙那样的英雄。但是姐夫却是刘邦一样的大英雄。”

“傻妹子,难道你就不能嫁一个像樊哙一样的大英雄吗?”

“呀,姐姐,我不跟你说了,今天还没来得及去流云寺烧香还愿呢!”娄明君发出咯咯的笑声,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三月的桃花,像少女的心,青春摇曳。姐姐的故事,让娄明君怀揣着一个心跳的梦。

流云寺后院里桃花正开,桃树下青草茸茸。

棋盘上黑白分明,老僧手拈一子,迟迟不能落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如何是好?”正踌躇之间,却见旁边突然伸出一只纤巧的手来,轻轻地就在棋盘上落了一子。

老僧额头轻轻一皱,“这是上古的残局,奥妙无穷,姑娘这一子落得太过平凡,毫无进退可言,不对,不对!”

只听一个婉转中透着几分无邪的声音道:“一清大师,进又如何,退又如何?按大师上一手的落子,这一子本就该落在这里。佛说随缘,这便是这一子的缘分呢!”

老僧微微颔首,“不错不错,随缘而落,虽然看不出是一招妙棋,却也如因云出雨,理所当然。”正凝神之间,却见那一双纤手将桌上的棋子抓了一把丢在了棋盒之中,慌忙道:“姑娘这一子正有所为,胜负未分,却是何故?”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姑娘咯咯一笑,“胜又如何,负又如何?大师,既已随缘,成败就已在方寸之中,便不能执着于经纬之上了。”

一清大师微微一愣,哈哈大笑道:“老僧做了四十年的和尚,却不敌姑娘看得通透。昔日游方高僧慧明云游到此,说娄家二小姐明君慧根天成,甚有佛缘,果然如此。”

娄明君双手合十,浅合秀目,一本正经地道:“阿弥陀佛,佛说,小女子六根未净,不得剃度。”

一清大师也双手合十,笑道,“阿弥陀佛,已然心中有佛,又何必执著于几根毛发。姑娘这些年来,每日必来许愿,每日也必来还愿,向佛之诚,我佛可见。每每老僧都纳闷,姑娘何以这么多愿可许?”

娄明君看着身边那树桃花,道:“昨日我在园中,看见桃花撒了一地。春天多么美好,刚刚才来临,为什么她们却如此得脆弱短暂?于是我祈求我佛,能让她们的生命更久一些,多享受一些温暖的阳光,滋润的雨露。今天我一看,桃树上又生出了许多新的花蕾,定是我佛慈悲超度,让她们早获新生了。”

一清大师笑道;“阿弥陀佛,姑娘真乃菩萨心肠。不知姑娘今日又许得什么愿呢?”

娄明君并不答话,轻轻一笑,脸上透出一抹俏红,探出头在桃花上深深地嗅了一下,“大师,从小有话,我就愿意讲给您一个人听。您说……英雄应该长得是什么样子呢?”

“原来明君姑娘是长大了。英雄……”一清大师正自笑道,突然“噗通”一声,从禅房后传来一声闷响。两人不由一怔,匆匆向禅房后走去。

只见禅房后的围墙下,倒着一个瘦弱的身影,一袭破烂的青衫遍染血污。一清大师走过去将他抱起,拨开他凌乱的头发,露出一张年轻清瘦的脸,道:“是一个南朝汉人,还受了很重的伤。”就在这时,围墙外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吆喝声,和匆乱的脚步声,转瞬而过。

一清大师望着娄明君道,“闻说南朝大将军陈庆之跟你姐夫高欢丞相正在开战,陈庆之已经兵败军退,现在高丞相正在四处缉拿溃散的南朝士兵。明君姑娘,你看如何是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您看他书生打扮,弱不禁风,又无兵器戎装在身,又怎么会是南朝士兵呢?大师不要紧张,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我还要请大师将他收留,否则他这样出去,有何不测,岂不罪过。”娄明君边说边紧张地蹲下去,将手指探向那人的鼻孔,只剩下一丝微弱的气息。

一清大师道:“阿弥陀佛,姑娘果然宅心仁厚。那老衲就在此先代这位施主,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了。只是,此人的伤势太重,须得贵府的‘参合丹’方能续命调理。”

“大师不必客气,那就劳烦大师先将他安置,我先去去就回。”娄明君边说,边飞一般地向出跑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梦凌春水,心涟不自知

窗前小溪横过,黄鹂翠语。

娄明君站在窗前,轻轻打开一把有些破旧的折扇,只见上面写着四行小诗,“北望双行泪,堪流几度秋。塞草应先白,桂香空满楼。”后面署了“苏青衣”三个小字,再看年月,这字却还是五年前所书。

娄明君回过头去看那刚刚醒来,坐在床上的年轻男子,苍白的脸上鼻嘴秀气斯文,瘦长的眉毛之间隐隐凝结着一点不合年纪的忧郁,心想,“都说文人多愁善感,男儿大丈夫,写这些秋和泪,虽是情义,却也难免多些文弱之气。”轻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道:“这上面的字是公子所写?苏青衣定是公子的大名了?”

苏青衣望着救自己的这位北朝少女,娇俏丽的脸上一派无邪,施礼道,“这正是在下草书,苏青衣也确是在下的名讳。承姑娘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愿请教姑娘芳名。”

娄明君轻一侧身,莞尔一笑:“苏公子不必客气,我叫娄明君,你可以叫我明君,这里是我的一幢别苑,你大可在此安心养伤。公子的字笔法老道,大气磅礴,实乃天下少有,怎么能叫草书?明君冒昧一言,只是下笔时过于凝重,便不够活泛,稍显硬拙,却倒也合了这首诗的悲抑之气。”

苏青衣惊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可爱少女,不想她年纪轻轻,竟有这般见识,略一拱手,道:“原来姑娘如此懂得书法,苏青衣失敬了。”

娄明君天性爽朗,见苏青衣连连向自己施礼,反倒有几分羞涩,道:“苏公子如此多礼,明君反而多不自在。不如明君叫你大哥,咱们随性而谈,岂不更好。”

苏青衣看着娄明珠羞涩的神态,听罢哈哈一笑,不想竟牵动了未愈的伤口,禁不住咳嗽几声,“明君姑娘不仅见识非凡,蕙质兰心,想不到还有几分爽朗之气,实在让苏某欣赏之至。”

娄明君道:“苏大哥小心,别弄裂了刚缝合的伤口。”

苏青衣道:“姑娘只看了折扇一眼,便道出苏某心中所感。在此危难之时,能得遇明君姑娘,实在是平生一大幸事,自须放声而笑。就算伤口复裂,也只需佐得几碗烈酒便好。”

娄明君听罢不由一奇,一个酸弱书生如何能说出这般话语,道:“苏大哥可会得武艺?”

“说来惭愧,苏某十年寒窗,手无缚鸡之力。”娄明君只见苏青衣眼神中伤感流露,似为此所憾,“不瞒姑娘,苏某有一好友,姓易命牧之,一手剑法惊若游龙,实乃苏某平生之羡。苏某长恨自己身体孱弱,未能这般,才使自己平生所愿蹉跎渺茫。”

“苏大哥不必难过,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我想你那朋友也一定在羡慕你满腹文采呀。”娄明君见苏青衣苍白的脸上怅然若失,不禁生出一丝怜惜。

“长恨书生空意气,难拉满月就英雄。”苏青衣凄然一笑,轻轻地念出这句话来。

娄明君看着苏青衣眉宇间凝结出的忧郁,是如此得深沉,暗想,这些年来,他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开心过?不禁也悲从中来,“要是苏大哥有一身好武艺,一定可以立一番功名,展平生所愿,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苏青衣见娄明君眼中泪花闪动,竟为初识的人这般伤心,心地纯良如此,不禁于心不忍,逗笑道:“原来明君姑娘崇拜大英雄,可惜苏大哥不是大英雄。要是有个大英雄在这里,是不愿看到小姑娘哭鼻子的。”

娄明君一听,顿时破涕为笑道:“谁说的大英雄不喜欢看人哭鼻子。一个大英雄不仅该有豪气,也应该有柔情。我想英雄自己也应该有落泪的时候啊。”

苏青衣笑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明君姑娘说的便是这个道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娄明君若有所思地道:“我姐姐今天给我讲了一个鸿门宴上樊哙斥责项羽的故事,项羽人见人惧,而樊哙却因为忠心救主,不顾性命,当面斥责,应该算是个英雄!但是苏大哥,你说樊哙有没有落泪的时候?英雄究竟该是个什么样子?”

苏青衣被娄明君问得不由一愣,纵然自视满腹经纶,却也从来未曾想过这个问题,“这个……这个事情,樊哙助刘邦平定天下,名垂青史,自然算得英雄的,但是有没有流过泪,史书上确实没有记载。明珠姑娘,你不妨说说当今天下,你识得哪些人可称英雄?”

娄明君低头略一沉思,道:“有个‘弈仙庄主’弈小满,听说名动天下,苏大哥,你说他算不算英雄呢?”

苏青衣道,“‘弈仙庄主’弈小满,武艺超绝,智谋更天下无双。少年时就曾组织乡邻,抵抗东海神龙教在南朝的烧杀抢掠,斩贼寇人头千余颗,侠肝义胆,单只这一点,就可以成为英雄。”

“那么弈庄主当年故主墨芷澜墨女侠起兵北地,拥兵三十万,只可惜她是女人,苏大哥,不知她算不算英雄?”

“墨芷澜虽是南人,却因是前朝贵族而不容于南朝,依附北地依旧不忘复汉室河山,虽说最后兵败,却有民族大义。即便一介女流,却也是不遑多让的女中豪杰。”

“这么说来,当年打败墨芷澜的魏将尔朱容更是大大的英雄咯?”

苏青衣轻轻一笑,“尔朱容嗜杀成性,忤逆杀主,即便横行于天下,却无半分德行,丝毫算不得英雄。”

娄明君又一连几问,苏青衣尽侃侃答来,娄明君暗想,苏大哥看似文弱书生,却能将天下英雄如数家珍,而且所论所谈,均甚有道理。不禁喃喃地道,“不知道我姐夫算不算是一位英雄呢?”

苏青衣笑道:“不知明君姑娘的姐夫却是谁人?”

娄明君此刻听苏青衣论及天下英雄,早痴痴如醉,浑然已忘苏青衣可能是南朝溃卒的身份,道,“我姐夫就是西魏大丞相高欢。”

此言一出,苏青衣大吃一惊,原来明君的姐姐便是高欢之夫人娄昭君,难怪能对天下名流知之甚多,不禁问道,“明君姑娘,你乃西魏贵戚,而在下身负重伤,很可能是南朝宿敌,姑娘却为何相救?再说姑娘这般坦言身份,就不怕苏某对姑娘不利吗?”

娄明君道:“南人杀北人,北人杀南人,可怜这么多无辜的鲜血。大家不能好好的安居乐业,却又有什么好呢?在明君的眼里,苏大哥只是一个无辜的生命,又哪有什么南北之分。”

苏青衣暗叹一声,你北朝侵我国土,杀我子民,这般切肤之痛,你一个姑娘,又如何懂得。道:“姑娘放心,我南朝此番兵败,苏青衣与部众分散,能得姑娘相救,绝不敢起半分歹心的。高欢丞相本是汉人,在被胡人侵占的土地上能够优待汉人,自是不错。只是高欢当年逼走故主墨芷澜,又欲杀北魏皇帝,可见其野心昭然。纵然能施些仁政,却是因所谋者大,志在天下,枉添了不少杀戮,若说英雄,也只称得上半个英雄。”

原来一清大师说的没错,他果然是南朝军士。我方才所说之人,无一不是他平生对头,他却能就事而论,无半点偏心之言。娄明君暗想之时,轻抬折扇来看,不禁黯然道:“原来苏大哥扇上所写,均是怀念家国故土。明君虽是胡人,也能体会到苏大哥一番心思,只是明君一介女流,又如之奈何?”

“这折扇之诗正是苏某五年前所书。那年中秋,我在义兴,往望月楼登楼赏月,正桂花满楼飘香。暗想,北方入冬较早,此刻只怕已草覆寒霜,可叹我诸多汉人同胞正身在战乱之地,居无片瓦,食不果腹,饥寒交迫不讲,更正由胡人欺凌杀虐,不禁心如刀绞,哪有半分兴致。苏某平生之愿,便是能收复我汉室河山,让天下汉人安居乐业,只恨苏某枉读十年圣贤,却无缚鸡之力,不能上阵杀敌,以血百年之耻。”

娄明君实在想不到一介书生,皮轻骨弱,居然能有这份担当和抱负。只见他说话激愤不已,待到后来,更是额前冷汗淋淋,定是心中所忿不能自已,牵动了伤势,兀自咬牙坚挺,眼角有几滴泪珠伤感滑落。不禁肃然起敬,暗想,若是他身怀绝技,定当是个不世英雄。就在这时,却听门外有人声传来,“明君姑娘,劳你出来一下,老僧有要事相告!”正是一清大师。

娄明君匆匆出得门来,一清大师将她引到一角,低头却正好看见娄明君尚未合上的折扇,不由低声惊道:“老僧正待告诉姑娘,城中搜捕严密,定是搜捕南朝溃兵,姑娘须小心应对。却没想到居然是他?”

娄明君道:“大师,他是谁?”

一清大师道:“南朝将军陈庆之此次北伐,第一战便是你姐夫手下襄阳将领沈故渊。这沈故渊,字伯之,原是南朝名将,极善谋略,更治兵严谨,后因被南朝奸臣诬陷不得已降了北朝。当时高丞相放言,‘只须故渊一人,便可使南军无功而返。’不想陈庆之手下有一人,手无缚鸡之力,只修得《告沈伯之书》一封,书中结合伯之以往的经历、现实的处境、内心的疑虑,有的放矢地逐层申说,无论是赞赏的才能,惋惜的失足,还是担忧的处境,期望的归来,均发自肺腑,真挚感人,全文有循循善诱、真诚相待之言,无空泛说教、虚声恫吓之语。便不费一兵一卒,赚取襄阳,收降沈故渊。”

娄明君笑道,“大师说笑了,一纸收万兵,世上哪有如此厉害之人?”

一清大师笑道:“你手上折扇不正题着他的名字吗?陈庆之手下第一谋士,兴义四士之首,书生笔下百万兵,早已传遍天下了。”

娄明君抬起手中的折扇,轻轻地念道:“兴义?苏青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谁为道辛苦?寄情双飞燕

娄明君的脚步有些匆忙,这些天,每日听娄昭君讲起故事来,竟都索然无味,心中时时浮现出那个清瘦的影子。娄明君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明明这么瘦弱,明明只是个书生,为何想起他时,自己总要仰起头来,显得他那么高大。

娄明君越想他,越问自己为什么去想。越不想去想,可偏偏脑子里挥之不去。娄明君想得越厉害,脚步就越胆怯。开始还每天一去,后来隔一两天,两三天。而后来,都整整半月了。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他是不是又站在北山上向南眺望?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

姐姐又给她讲了一个英雄。燕云多壮士,八骑卷朔风。燕云八骑是这天下最厉害的八个沙场勇士,而窦泰不仅是八骑之首,更是姐夫最心爱的将军。她能看到姐姐说到窦泰时得意的样子,“窦泰天生神力,有万夫不当之勇,马槊绝世,你姐夫逢人便说,‘世宁,吾之樊哙也!’”姐姐当然是为姐夫高兴了,终于找到了樊哙这样的勇士来帮助他。

但是娄明君却问,“姐姐,是不是英雄都非得势不可挡,勇冠天下吗?”

娄昭君道:“那是自然,试问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被风吹一吹就倒,又怎么做得了英雄呢?”

“但是我却听说南朝有一个叫苏青衣的书生,只写了一封信,就收服了姐夫手下的十万雄兵。他丝毫不会武功,却依然敢奔赴沙场,难道他不能算英雄吗?”

娄昭君愣了愣,赶紧搂着明君的肩膀道:“傻妹妹,苏青衣又怎么能跟天下无敌的窦泰将军相比呢?”

……

娄明君推开房门,房屋里空无一人,就连那柄总放在桌上的折扇也不见了。娄明君转身就飞一般地向山前跑去。

北朝的山高峻陡峭,娄明君每次跟苏青衣爬上山去,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走一会儿,歇一会儿,却也不觉得缓慢。但是娄明君此时一个人上山,脚步匆匆不停,却总觉得爬不到头。抬头望望,又望望,为什么总是望不见山顶。

山顶的春风一如冬日般寒冷,却空无一人。向南望去,群山巍峨,鸟飞云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君,你看我指的那边,越过那座山,便是我的家了。”苏青衣的话犹在娄明君耳边回想。“苏——大——哥——”,娄明君站在山巅呼喊,那声音却一点一点被风吹散开去。“苏大哥,你难道就这么走了!”娄明君在哽咽中喃喃自语,却只听见身后有人轻轻地唤了一声,“明君。”

娄明君回头,就看见苏青衣那张瘦削的脸,飞奔过去,一头就扎在他怀里,“我以为你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你藏在哪,藏在哪?”

“明君,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看我了。我刚才靠在那边大树后,听见你的声音,简直如做梦一般。”娄明君的抽泣让苏青衣心碎,紧紧地将她抱住,他能感觉自己的心,随着娄明君喘息的身躯,激烈地颤抖。

娄明君紧闭着眼睛,不愿意睁开,“苏大哥,这些天我越不想想你,却偏偏越想着你。答应我,不要走,永远不要走。”

苏青衣眺望着遥远的南方,“明君,这北方的山是多么的巍峨,可是我踩在上面,却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这些天来,我每天都会看见,有着许多自己的同胞在这里苟延残喘地挣扎。我时常想,要等到什么时候,这北方的春天才像南方一样的灿烂。我多么希望,在我有生之年,等到我再回来站在这个山顶上的时候,是多么得自豪。”

娄明君轻声地道:“苏大哥,你真的不肯为我留下来吗?”

苏青衣两眼潸然,“明天……我就要走了。”

娄明君抬起头望着苏青衣含泪的双眼,“那……那……那你明天等着我,我跟你一起走。天涯海角,我都要跟着你,一步也不离开。”

“明君……你可知道,我奔赴疆场,根本无法在你身边。”

娄明君靠在苏青衣胸膛上,闭着眼睛,“我知道,我只要守在家里等着你,这就足够了。”

“也许我一去就是十年!”

“那我就等你十年。你要是一去二十年,我就等你二十年。”

“明君……我随时都会死去!”

“你要是死了,我就在家里,等你一辈子。苏大哥,你可知道,只要我是你的人,守在你的家里,我就是快乐的。”

苏青衣一阵酸楚,许久许久,他轻轻地道:“好,明天,我们一起走。”

……



只得一两日,流云寺中桃花尽落,满地残红。寺门前刀戟森寒,兵卫林立。桃树下,娄明君曾经娇俏的脸庞一片憔悴,清澈的双眼如深谷般空洞,默默无语,哪似得前几日那天真聪慧的人儿。石桌上黑白分明,而另一边,一清大师对坐怅然。

“北寒现已知,南心君不见,谁为道辛苦?寄情双飞燕。”一清大师念着折扇上的四句小诗,道:“阿弥陀佛,他终究是怕连累你孤苦一生,独自走了。你想追赶,却被令姐高夫人所阻,这也是天意。只是从此,怕燕儿也经不得这许多辛苦。”

娄明君痴痴地道,“大师,我该去何处寻他?”

一清大师叹道:“天涯茫茫,皆有定数。即便你知晓他在何处,又如何避过丞相府对姑娘的日夜监视。令姐对姑娘归宿早另有安排。高丞相现如今自视刘邦,令姐给你讲樊哙的故事,又将窦泰比做樊哙,就是要将你姐妹二人比做吕雉姐妹。这般深意,姑娘现在该是明白了。”

娄明君道,“除了苏大哥,我是决计不会嫁给任何人的。”

“当年卢绾之流与刘邦的情谊,又岂在樊哙之下?而唯独樊哙,才是到最后也忠心于刘邦之人。刘邦不能无樊哙,高丞相又岂能无窦泰呢?听说高丞相马上又要对东魏宇文泰动兵,而窦泰正是中军大将,容不得半点闪失。”一清大师在棋盘上轻轻落下一子,道:“令姐这一子,已经将姑娘围得水泄不通。”

娄明君果断地在包围中落下一子,道:“既然已无进退可言,就只能宁为玉碎了。”

一清大师闭目诵道:“阿弥陀佛,明君姑娘这一子,岂独玉碎,就连这半壁江山都摇摇欲坠,只屋片瓦,恐都不复存在。若再起新盘,姑娘与老僧,却又要多造杀伐了。”

娄明君眉目一伤,黯然道,“那却又当如何?还请大师指点。”

一清大师将盘中之子一拂而散,道:“阿弥陀佛。既然无进退可言,又何必去宁为玉碎的思索进退。一切既已在方寸之中,又何必执着于经纬之上呢?姑娘难道忘记了点拨老僧的话了吗?”

娄明君立起身来,向一清大师恭施一礼,起身而退。

三日后,窦泰将军府张灯结彩,纷纷来贺,明日窦大将军跃马沙场,今日先娶得娇娘,如何不值得庆贺呢?

……

那一夜,泪湿红枕。

窦泰一番喘息之后,温柔地从背后搂住娄明君,“等着我,凯旋归来。”

娄明君闭上眼睛,一双燕子仿佛正从南方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尾声

几个月后,快马回报,窦泰亡于小关之战。

从此窦府门前蛛尘蔽日,高丞相府外多出一座小庵。

古佛之下,青灯之侧,时常放着一把打开的折扇。“北寒现已知,南心君不见,谁为道辛苦?寄情双飞燕。”

剪去三千烦恼,收不起一地相思。

木鱼声声,是佛诵?是祈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篇群杀贴,至今感谢千江清流兄评委一贴打鸡血的10分满分,虽说言过其实了,却给了久不写小说的我无比的信心。清秀缠绵是此文的优点吧,缺点是情节单薄,人物也欠丰满,尤其是生情的那段儿,应该加上一小节的篇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

主题

5938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随社编辑常理、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1674

社课状元社课进士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22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乃沛公手下参臣樊哙是也’,
此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2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尘妖刀 发表于 2018-11-22 19:48
此乃沛公手下参臣樊哙是也’,
此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

你发现了隐藏多年的秘密,是要被灭口的!其实还有几处语病,懒得改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2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给王爷点赞,这几天太忙,明天再爬上来细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24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悲伤的故事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27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爷这回讲的是一个南北朝时的故事。在乱世中,时代矛盾自然凸显,会尤其显得有看头。古代女子的婚姻,是由不得自己作主的,若稍有身份姿色,多是作为政治联姻。娄明君的婚姻也是如此,从文章一开始,就由姐姐为她讲樊哙的故事起作为伏笔,暗喻了姐姐打了将她嫁给窦泰将军、辅佐姐夫北魏高欢丞相的主意。若是没有遇见苏青衣,她或者也就顺应了这样的命运。苏青衣是一个敌国南梁谋士,这注定了二人的爱情不会平顺。前面铺垫了二人相识相知的过程,但相爱的过程显得稍微仓促了一点,要再有一些篇幅展开会更加自然。结尾部分亦然,娄明君听得大师劝告,违背心意嫁给了窦泰,但看文中似乎暗示,窦泰之死与娄明君有关。最后窦泰战死,娄明君出家,苏青衣不知所终。乱世中终是不得平静的爱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742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随社社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256

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7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1-27 11:03
王爷这回讲的是一个南北朝时的故事。在乱世中,时代矛盾自然凸显,会尤其显得有看头。古代女子的婚姻,是由 ...

难为冰块每次都读的那么认真,点评的那么详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28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独酌闲眠 发表于 2018-11-27 20:32
难为冰块每次都读的那么认真,点评的那么详尽

惭愧,王爷过奖了。我这是拉片后遗症,看了长一点的故事,总想拆解至结构,感觉才能看清全貌。对自己也是一种学习锻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5

主题

5350

帖子

0

精华

管理员

随社副社长、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219

年度冠军年度亚军年度季军社课状元社课榜眼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18-12-7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严重怀疑这都是王爷以前的杀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7

主题

1785

帖子

0

精华

风云蜜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53
发表于 2018-12-7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雨舞江南 发表于 2018-12-7 10:18
我严重怀疑这都是王爷以前的杀贴……

这群杀和普通风云压根不同好吧,这群杀贴要求高,你去问你的好基友刀刀吧


人间十载空抛尽,一袭风来不待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11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60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18-12-20 1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爷文字功底了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9

主题

6910

帖子

0

精华

版主

随社社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760

社课探花社课进士社课状元

发表于 2018-12-23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里藏龙卧虎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2967

帖子

1

精华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62

优秀版主社课探花

发表于 2018-12-25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爷小说诗词俱是上佳。只是下次发小说能把字体放大点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2-29 00:24 , Processed in 0.064779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