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木子

[现代] 逝去的年代

  [复制链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11-1 17:31 编辑

                                                                          (十二)大姐的故事四
    就像刚要发出的新芽遭遇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芳玲那颗因二实而骚动过的芳心只好在四川的这条山村回归平静,那场并不激烈的初恋恐怕要永久尘封在这大山之中了。

    相对于妈妈口中自己将来的幸福、弟弟妹妹学习的担子以及自己出嫁那最少捌万元的礼金,所谓的爱情,不值一提。把自己关在家里的半年时间,芳玲终于明白了这一点。时间真是一剂万能的良药,不管生活给你多少伤痛,只要你还有时间,它都会给你抚平。

    当初夏的阳光开始笼罩这条山村,第一声蝉鸣打响的时候,人们也似乎按奈不住,开始躁动了。

    已经在外面闯荡过一年的芳玲,开始厌倦这种无聊的生活,何况,她依然没有彻底原谅母亲。于是,她提出再次南下打工想法。或许,母亲也是一样,眼不见心不烦,又或许是,母亲已经知道二实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厂,她相信她也没有机会和他相聚。母亲答应了。

    于是,在夏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芳玲先坐车去了泸州市内,然后转车南下。

    怀着忐忑的心情,芳玲来到了M市,她没有选择原来的电子厂,而是选择了一间附近的玩具厂。没想到,玩具厂流水线上的工作比原来的还累,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凌晨,工资也才和去年在电子厂里差不多。但是,芳玲还是承受了。她本来就不是个怕苦怕累的人,何况,现在已心如止水。

    一晃,半年很快也过去了,这半年,她一次都没往家里打过电话,一方面,电话费实在太贵,更主要的,她根本就不想打。就算同一流水线上的小妹打电话回家诉苦,享受妈妈的怜悯,她也从不羡慕。

    可是,到了年底,还是要回去过年的,只不过,例行公事罢了,甚至元宵没过,芳玲便再次坐车回厂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年的工作没开始多久,有一天,芳玲被通知调部门了,在几乎全车间的工人羡慕的目光中,芳玲感觉莫名其妙。因为她不知道,相对于流水线,质检这可是个非常轻松的位置。

    就在这个陌生的部门,芳玲认识了李雪丽,一个安徽的貌美女孩,年纪比芳玲小了接近4岁。当雪丽教芳玲一些质检的工作如何做时,她心里对这位小妹妹只有单纯的佩服,佩服她小小年纪就能某得这么好的工作。新部门的余主管对芳玲的工作也格外的关心,不仅仅是过问工作是否习惯,还不时地亲自指导。这些都让芳玲受宠若惊,她已经不是那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人了,所以,她对余主管也是有所防范,但是,接近一个月过去了,余总管并没有任何非分的举动。

    可是,流言蜚语还是触不及防的蜂拥而至,工厂里关于芳玲和余主管有一腿的传言甚嚣尘上。芳玲虽然问心无愧,但是,流言猛于虎,芳玲对这种压力有些难以承受,她有点动摇,想放弃,可是,又有点不舍得。直到有一天,一件事情发生了。

    那天早上,芳玲如往常一样去到车间,雪丽也和往常一样,晚了几乎十分钟来到,不过,这天她的精神似乎不大好。

    “小丽,没事吧?”芳玲看着这个好像妹妹那么大的女孩,关心的问。

    “嗯,没事,没睡好。”李雪丽强颜欢笑。然后又打起精神,说道:“走,到生产线去检查一下。”

    到了这里,工作一直都是雪丽安排的,芳玲当然没有意见,她还想,去生产线检查,应该是她们工作的一部分。

    芳玲跟着来到了生产线上,雪丽随便找了一个女工的产品,挑出一些毛病。那个女工急了,雪丽毫不理睬,女工便开始破口大骂。雪丽忍不住争辩了几句,可是,对方更加凶了。可能是没有休息好,雪丽脸色苍白,显得非常难受,无力反驳。只见她一手抚着额头,一手只好搭在芳玲的肩上。

    “咋了?装死啊?”女工还不忘了来这么一句。

    “不要这么欺负人啦,人家还不是为了工作。”芳玲忍不住,随口说了一句公道话。

    女工似乎看出雪丽并不是在装不舒服,还真的就不说话了。

    “这个二手货,昨晚陪男人被搞坏了吧。”突然,另一个声音冒了出来,是另一条生产线上的的女人,刹那间,车间里议论纷纷,更有人用手指对着雪丽和芳玲指指点点。

    芳玲望向那个说话的女人,她这时候已经离开她的位置,向这边走来。三十岁左右,脸稍微有点胖,一头齐耳的短发,目漏凶光,气势汹汹的。

    芳玲看了她一眼,赶紧低下头。

    女人更加嚣张了,嗓门也大了起来:“你们一个个的,就会勾引男人,不用干活,还在这里指手划脚的。你们那些事,瞒得了谁,全世界都知道了。”

    “太欺负人啦你……”芳玲也忍不住了,可是,话才说了一半,女人的声音把她的话压了回去。

    “你什么你,你就是个烂货、贱货,专门勾引别人的老公,早晚会给别人玩腻,像某些人那样。”说着,女人用轻蔑的眼光,看着雪丽,雪丽脸色铁青,一句话也不说。

    “我没有,我什么也没做。”芳玲大声的叫起来,可是,她的声音只能淹没在一片笑骂声中。

    芳玲心想,我到底做了什么得罪这个人了?我什么也没做啊?憋了一肚子的委屈,眼泪却不争气的往下掉。

    就在尴尬的时候,余主管出现了。他只是让她们乖乖的回去干活,那个嚣张的女人他也没有任何批评。他反而说芳玲她们,干嘛跑来生产线。然后说:你们停班两天吧。

    芳玲莫名其妙,可是,李雪丽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回了宿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1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继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芳玲和二实果真断了啊。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矛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9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大随首席护法蝙蝠王

Rank: 8Rank: 8

积分
27763

社课榜眼社课进士社课状元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1 2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期待…继续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9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大随首席护法蝙蝠王

Rank: 8Rank: 8

积分
27763

社课榜眼社课进士社课状元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2 2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更新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11-3 00:14 编辑

                                                                              (十三)大姐的故事五
    芳玲一个人在宿舍里,很郁闷:那帮工人为什么对自己和雪丽说出那种话,余主管对工人的无理取闹行为为啥连句批评的话都没有?想想自己规规矩矩的,没有任何得罪他们的地方啊。而且,明明没有理由的是她们,为啥要自己停工两天?
    芳玲很想哭,但是哭不能当饭吃啊,中午实在没什么食欲,随便吃了几块饼干就倒在了床上。一个下午就在半睡半醒的胡思乱想中度过了。傍晚时分,雪丽过来说一起到外面吃饭。想想,中午那顿也没吃,芳玲也就同意让自己奢侈一把。

    可能是在宿舍待时间长了的原因,初春傍晚的太阳竟然也有些晃眼,芳玲过了一阵子才适应过来。因为是放工的时间,大量的人涌向了食堂或者工厂门口,芳玲和雪丽也向工厂门口走去。

    工厂门口附近有不少小食店,都是以川菜、湘菜为主,也有一两家广式快餐店。芳玲左顾右盼,在琢磨要去那家店的时候,突然想起阿嫂川菜馆,那家菜馆还开着吧?二实还会去那里吃饭吗?带着别的女孩吗?芳玲还在彷徨要不要去那里吃。然而,雪丽并没有选择吃饭地方的意思,她一直往市区的方向走。那边是有一条食街,可是,相对消费高很多,不是打厂工的人消费得起的。

    “就在这里找一家吃吧。”芳玲拉了拉雪丽。

    “不,我们吃好的去。”雪丽嫣然一笑,说。眼看芳玲有点发窘,便加了一句:“放心,不用你出钱。”

    “这,不好吧。”芳玲尴尬的说。

    “哎呀,没事!”雪丽拉着芳玲就走,根本不给她争辩的机会。


    反正这么久都没奢侈过,就一回,出血就出血吧。芳玲也放开了,便跟着雪丽走。


    川湘居是一间装修风格有点古色古香的酒楼,看名字就知道主打菜色应该是川菜和湘菜。但是为了照顾广东人的口味,菜色做了改良,点菜的时候,你可以分辣、中辣和微辣三中。酒楼分两层,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间。


    当雪丽把芳玲往川湘居拉的时候,芳玲已经紧张得手心冒汗了,这次血可要出大了吧。意想不到的是,她还被拉到二楼,直往包间走,还没反应过来,她们便进了包间。惊魂未定,包间里的情景又把芳玲吓了一跳,不是太大房间里已经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余主管。芳玲第一反应是进错了房间,可是还没来得及转身离开,便听到余主管说:“终于到了,来坐。”


    芳玲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雪丽倒是神情自若,她拉着芳玲坐了下来。芳玲依然紧张,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好拉着上衣的下巴衣角。
   
    “走过来都渴了吧,来,喝水喝水。”余主管乐呵呵的说。
   
    “是啊,好渴,喝水吧,芳姐。”雪丽也帮着说,把水杯往芳玲面前推了推,自己也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
   
    芳玲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终于没那么紧张,手摆在圆桌上,轻轻转着杯子,偷偷的打量了一眼对面的男子。男子带着眼镜,头发往上梳着,很整齐,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斯文的那人。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余主管手指着右手边的男子说:“这位帅哥是恒彩服装厂的张厂长。”然后,他又指着芳玲她们,介绍说:“她叫高芳玲,她叫李雪丽”。


    张厂长双手合十,笑眯眯的说:“两位美女好。”给人一种和他年龄不相称的老成感。


    “张厂长好!”大声的回答的是雪丽。芳玲并没有出声,她只是点点头,腼腆的笑了笑。


    “好,那上菜吧。我们点了几个菜,你们看看有没有其他喜欢吃的,再加。”余主管说着,把菜单递给她们,同时叫来了服务员上菜。


    女孩们表示不用加菜了,所以菜牌几乎没看一眼,服务员进来的时候就收走了。


    “对了,张厂,喝什么酒?”余主管好像突然想起一样问。


    张厂长稍微想了想,看着芳玲说:“泸州老窖如何?高靓女不是泸州的吗?”


    “哦,对对,泸州老窖。”


    芳玲心头一震,他怎么知道自己是泸州的呢?但转念一想,哦,应该是余主管说的吧。

    “靓女们喝酒吗?”接着她便听到了张厂长问。


    “我们不会喝酒。”是雪丽的声音,芳玲表示同意。


    “那喝点什么饮料?”还是张厂长问。


    “不用了,我们喝水就好。”芳玲终于小声的说。


    男人们也没有勉强,不久,菜便上来的,张厂长带头夹了菜,算是剪了彩,然后大家开始吃菜。

    没多久,白酒也上来了。虽然女孩们说不喝酒,但是,在余主管的坚持下,每人面前还是斟了一小杯。
   
    菜点了不少,味道也很好,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菜了,虽然不好狼吞虎咽,但是,除了吃菜,也没别的事啊,所以,就好好的享受吧。
   
    男人开始喝酒,也让女孩子们端着水杯碰着,配合他们。


    菜吃了一半,余主管已经喝得满脸通红,只见他拿着酒瓶晃了几下,然后说:“才喝了半瓶,太慢了,不行,靓女们一起喝,来,我先敬你们。”
说完,他拿起酒杯摇摇晃晃的走到女孩子这边,芳玲她们赶紧也站了起来,手里拿着水杯,连说:“真不会喝酒。”


    “不行,就喝一小口。”眼睛都有点发红的余主管喷着酒气说。


    无奈之下,雪丽先拿起酒杯,说:“就喝一点点哦。”芳玲也只好换了杯子。


    “行,咪一口,来,先碰一碰。”碰完杯后,余主管一仰头把酒喝完,说道:“先干为敬了。”但是,他并没有回座位的意思,而是盯着女孩的酒杯。
雪丽把喝了一半的酒杯给余主管看,余主管点点头:“行”。芳玲只好举起酒杯抿了一下。一阵火烧的感觉从嘴唇延伸到喉咙,她赶紧放下酒杯,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还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余主管似乎满意了,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芳玲也坐了下来,这时雪丽早已经安稳的坐好了,只见她说:“余主管,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闻言,芳玲才惊觉,是啊,为什么这些老板会叫她们吃饭呢?正在疑惑的时候,余主管接过了话题:“嗯,是今天的事……”
才听了这几个字,芳玲心里一紧,刚喝了酒的嘴里一阵酸楚,眼眶也红了。


    余主管似乎注意到了芳玲的表情,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今天的事情,让你们受委屈了,尤其是小芳,才来到我的部门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件事我也很难办,还好张厂长解救了我。”他看了看张厂,说:“下午张厂找我有事,我把你们的事说了,他说他那正好想找个人帮忙,我就把小芳你介绍给他。”


    张厂长微微点了一下头,看着芳玲,表示同意余主管的说法,同时也有征求芳玲是否愿意的意思。


    就像乌云密布的天空中突然透出一束光辉,这的确是个令人意外的消息,芳玲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不谢谢张厂长?”余主管笑眯眯的提醒。


    “哦,谢谢张厂长。”芳玲连忙说,“可是,我做啥呢?”


    “哎,反正是好工,不会比原来差。你这样多谢不行,得敬酒。”余主管又插话。

    “对,先喝杯酒,我慢慢给你说。”张厂长说着,举起酒杯。


    那就味道确实不好,芳玲真心有点不愿意,可是没有办法,只好举起酒杯,把剩下的酒一口喝了下去。这次,那一阵辣的感觉一直到胃里,不过,好像没有上次难受了。


    张厂长还是那么笑眯眯的,虽然好像喝了不少酒,但是给人的感觉还是斯斯文文的。他似乎对芳玲喝酒的表现感到满意,只听他不紧不慢的说:“我在厂里是管业务的,需要一个人帮忙跟跟单子……芳玲刚想说,我不会啊。“你不用担心不会,很简单,很快就能教会你,我需要的人是负责任的,细心的就行,这两点,你觉得你行吗?”


    当然没问题,芳玲心想,就朝着那个斯斯文文的男人点了点头。


    “太好了,恭喜你啊,芳玲。”一直似乎被冷落的雪丽这是说话了,好像比芳玲还高兴。


    对啊,雪丽呢?她怎么安排?


    “这次就先委屈小丽了,因为张厂那边只能要一个人,小丽对我们这边又比较熟,就暂时还在我这边做吧。”没等芳玲提出疑问,余主管就先公布了答案。


    “我没问题的,主管以后多关照就行。”雪丽的表情没有什么不自然,她说着便率先站了起来,拿起酒杯。
   
    芳玲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拿起酒杯,站了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3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更新得快,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啊,好像是一个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9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大随首席护法蝙蝠王

Rank: 8Rank: 8

积分
27763

社课榜眼社课进士社课状元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3 17: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单纯的女孩子肯定上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1-3 16:05
今天更新得快,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事啊,好像是一个局……

嗯,就是一个局,但是没那么快出来结果,要等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4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子 发表于 2018-11-3 23:11
嗯,就是一个局,但是没那么快出来结果,要等哈

好的,峰回路转才有意思嘛。感觉这几个人都参与了,为芳玲捏了一把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11-5 10:13 编辑

                                                             (十四)才聚首又分离
    滴滴滴……挂在门边的对讲系统急促的响了起来,芳玲的思绪被迫中断,二实连忙从厨房里跑出来,用疑问的眼光看着芳玲:谁?
        “开门吧,应该是雪丽。”


    二实按了一下开门的按钮,把房门的锁拧开,便走回了厨房。
   
    没多久,敲门声响起。


    芳玲有点奇怪,雪丽的话,应该会直接推门进来啊?!


    “进来啊,门没锁。”除了雪丽,不会有别人。芳玲这么想。


    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进来,脸带疲惫。


    “小玲!”尖叫一声,芳玲坐直了身子。


    推门进来的正是坐了三十多个小时汽车的高小玲。汽车到达M市车站已近黄昏,随车的小哥帮小玲叫了一辆摩托车,司机是四川老乡,听说去华侨新村二话不说带上小玲便走,感觉他对这条线路非常熟识。到了小区门口,他还跟守门的保安交代是来找姐姐的妹妹,然后告诉小玲八栋怎么走。这让人生地不熟的小玲少了很多麻烦,也感到阵阵的温暖。


    眼前的情景同样令小玲感到诧异和震惊,一年多不见的大姐憔悴不堪,怀里,还抱着个娃。


    “小玲,你怎么来了?别傻站着,过来坐。”


    小玲带着一肚子的疑惑走了过去,放下了行李,在姐姐斜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二实哥,给我妹妹倒杯水。”


    “哎。”


    听到男人应答的声音,小玲转过头,才发现厨房里那个男人,身材不高,憨憨的男人。


    回头看着大姐,小玲着急的问:“姐,你这是怎么了?哪个的娃?”


    “我的娃。”芳玲的语调倒是平和。


    “你的娃,你跟他的?”感觉大姐有点忽悠,小玲头也没回,用手指指厨房的方向。


    “妹妹,喝水。”二实端来一杯开水,放在小玲面前的茶几上说。


    “哦,”小玲并没有去拿水喝,而是一直看着芳玲,隐隐中,她总感觉有些东西不对。


    场面有点尴尬,芳玲无言以对。


    “是啊,是我跟你姐姐的孩子。”二实平静的说,因为姐妹俩说的是四川话,他半天才明白她们的问题。其实,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和谐温馨的三口之家。


    或许,这就是大姐该有的幸福,小玲拿起水杯,突然又想起妈妈说的话:不要学你大姐。同时,晴子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为什么不要学大姐,大姐
不是挺好的吗?


    二实的话一下让芳玲睁大了眼睛,眼神里充满着感激和愧歉,男人看她的眼神是温柔的,充满着爱。


    滴滴滴……对讲机再次响起,不用芳玲说话,二实便过去按了开门的按钮。


    没多久,小玲看到一个女孩推门进来,和自己年龄相仿,肤色不算太白,眉毛弯弯,脸蛋稍稍有点圆,一头长发。可能是化了妆的原因,给人的感觉比小玲成熟很多。


    “这是我在工厂认识的朋友,叫雪丽,雪丽,这是我的妹妹,小玲。”芳玲给她们介绍说。


    “小玲啊,你好,经常听你姐姐提起你。你真漂亮,四川果然盛产美女。”说着,雪丽在小玲旁边坐了下来。
可能是年龄相近,初见雪丽,小玲便对她产生好感,对于她的赞美也欣然接受。相对大姐而言,雪丽的一身打扮,可谓时髦,小玲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羡慕的表情流露了出来。


    “开饭了。”


    随着男人的声音想起,大家才发现饭桌上已经摆好了几个菜,米饭也已经放好。


    “抱歉啊,不知道妹妹会来,简单了点。”二实搓着手说。其实,菜虽不算丰盛,但已经足够了,二实应该有考虑到芳玲要补充营养的原因。


    “已经不错了,辛苦了,谢谢……姐夫。”最后两个字很轻。


    二实心花怒放,连说:“不辛苦、不辛苦。”
   
    芳玲一脸的幸福,向妹妹投去感激的目光。

    雪丽灿烂的笑道:“好,来来来,吃饭。”自己先走到餐桌边坐了下来。


    芳玲怀中的女婴这会却啼哭起来。


    “可能她也饿了,你们先吃,不用等我,我先喂喂她。”芳玲说着,便抱着孩子回房间。


    二实目送着她们进去,稍微有点失神,但,很快回过神来,招呼小玲吃饭。


    二实吃饭吃得有点心不在焉,小玲以为他是记挂着大姐吧。她也心疼大姐,所以很快就吃饱了。孩子可能也不是饿的原因,所以,很快也不想吃奶了,芳玲便抱着出来客厅。

    “我来抱她,你吃饭吧。”


    “好。”


    小玲小心的接过孩子,孩子并没有因为她生疏的动作而哭闹。


    “真乖,小姨看看像谁,一点都不像爸爸哦,女孩子应该像爸爸啊。”


    那一刹,饭桌上的人停下了筷子,雪丽看着芳玲,眼睛似乎在说:她不知道?


    芳玲摇摇头:没告诉她。


    “不过,跟妈妈挺像,我们老高家一样,都像妈妈。”


    小玲像是自言自语的话,让大家松了口气。


    饭后,二实在收拾餐具,三个女子坐回沙发上聊天。


    “小玲,妈妈叫你来找我的?”


    “不是,我自己要来的。”小玲的话里透出她刚毅的性格,芳玲也相信这个妹妹有这样的主见,她更相信,相对而言,妹妹比妈妈更关心她。


    “你不回家也不打个电话,我们都担心你呢。”
   
    一句话,说得芳玲非常惭愧,可是,她又能怎样呢?

    “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打过电话回去,平常都不打,这种情况,我打电话回去,不知道说啥好。”那一年,妈妈成功的击败了她和二实的爱情,虽然,她放她出来工作了,可是,芳玲似乎跟妈妈就没有了话了,尤其是后面经历了这些,电话那头,妈妈会听她诉苦吗?


    小玲似乎明白大姐的话,但又不能理解:“你们现在都稳定了,可以跟妈妈说啊,她不会反对了,我想。”


    “可是,我们还没有稳定。事情太多,说不清楚,过两天我就要跟他回他江西老家,”说着,她用下巴指指厨房那个男人,“这个房子租期也快到了。还
好,你早来两天,如果晚了,估计得扑个空。”


    这样啊,大姐的话很平静,原来他们早有安排,而且,似乎要跟家里断绝关系的做法啊。小玲喉咙像给别人硬塞了个东西,一时说不出话。


    “你终于决定了?”一直在旁边做听客的雪丽插话进来。


    “嗯,决定了。”芳玲说着,脸上也显出坚毅的表情。


    一时间无语,姐妹重逢的喜悦气氛马上被即将离别的惆怅笼罩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5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跳过了一年多,好像发生了不少事啊。芳玲和二实又在一起了?还有了孩子?但貌似内中还有隐情,孩子不是二实的啊,芳玲受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嗯,上次你跟我说了之后,我就决定跳了这一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6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子 发表于 2018-11-5 12:01
嗯,上次你跟我说了之后,我就决定跳了这一年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读者的意见有时也能起作用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3 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11-13 17:31 编辑

                                                                                         (十五)同一首歌
        临别的时候,姐姐对妹妹再次交代:她不给家里打电话了,妹妹回家把自己的情况向妈妈说明吧。因为小玲不愿意跟姐姐到江西去,芳玲再次叮嘱妹妹,不要在这里过多逗留,及早回家。
               当然,她知道。小玲虽然是妹妹,其实,她的社会阅历、情感方面的经验、做事的果敢,却远超过自己。


        芳玲依然又一次跟雪丽说,不要带妹妹去那种地方上班。


        雪丽答应了,可是,她还是隐隐觉得,事情不会像她想的那样。


        可是,没有办法了。自己能把日子过下去,已经不错了。


        大巴车上,芳玲看着身旁的黄二实,这个自己曾经辜负的男人,充满着愧疚和感激。当二实知道了芳玲所发生的一切后,这个勇敢的男人作出了芳玲从来不敢妄想却愿意用自己的一生去回报的决定。而且,对这个重大的决定,二实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小芳,跟我回江西老家吧,让我照顾你们。感觉到芳玲热烈的眼光,男人报以憨憨的微笑,依然是那么温柔、诚恳。


        芳玲低头望向怀中的女儿,心中感慨万千,她已经无暇顾及还留在M市的妹妹了。她已经暗下决心,自己这辈子、甚至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二实对自己的爱和付出。当然,她还留有一笔不多不少的钱,本来是留着应对自己和女儿接下来一年的生活的,现在也想好了,到了江西,把钱交给二实吧。而对于妈妈,谈不上恨,但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难道不是她当初棒打鸳鸯的结果吗?


        其实,这些都不再重要了!她只希望把女儿养大,当然,也愿将来给二实生个一儿半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就好了。


        车外的小玲,挥手送走搭着姐姐一家的汽车,心里默默为姐姐祝福的同时,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走,先把行李搬到我家吧。”雪丽对还看着汽车离开的方向的小玲说。虽然只有两天的时间,因为是同龄人的原因,两个女孩似乎特别投缘,她们已经像认识很久的老熟人了。因为芳玲的房子今天就要退给房东,所以雪丽便发出这样的邀请。

        小玲的行李并不多,只有一个箱子和一个小包。她下午和房东办完退房手续,房东把一千块钱的押金给了她,这是姐姐唯一留给她的了。因为已经知道雪丽住的地方,所以,她叫了辆摩托车很快就到了雪丽的家,距离华侨新村不远的一条城中村,当地人自建的四层小楼,雪丽租住在二楼。虽然没有华侨新村高档,但跟同类型的出租屋相比,雪丽住的这一栋是比较新的楼,而且,别人租的套间是只有卫生间和一个房间,她租的则还多了一个小客厅。


        按下202的按钮不久,防盗大门“嗒”的一声,锁就开了。小玲提着行李走到二楼,雪丽已经在门口等着她。


        “打扰你了。”放下行李,小玲还是客气的说了句。


        “客气啥啊,以我跟你姐关系,你客气就见外了,你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雪丽一边说,一边从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递给小玲。“快坐下来。”


        小玲接过水杯,坐在简单的布沙发上,喝了一小口,用征求的口气说:“雪丽,我跟你去上班吧?”


        小玲的话并没有让雪丽感到意外,这两天雪丽已经带她去自己上班的KTV玩过,小玲听到自己从事的工作后所表现出来的神情让雪丽感觉到她对这种工作并不反感,反而,有些向往。


        可是,想起芳玲的嘱咐,雪丽便问道:“你觉得自己能去那里上班?会比较辛苦的,而且,你姐也说……”


        “不用管我姐,我自己的能决定。”小玲没有等雪丽说完,“而且,辛苦我不怕,不就喝酒吗?”


        雪丽无话可说了,小玲的酒量那天晚上她见识过了,自己确实和她差很远,但是,去那里上班,可不是仅仅喝酒那么简单,可是,又不好明说。等她自己慢慢领悟吧,她自己的决定,就顺其自然吧。


        于是,雪丽只好说:“那好吧,正好今晚有朋友生日,我订了包间,今晚你和我过去熟识一下环境,我给你介绍一下那边的经理。”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比小玲预计的顺利。


        吃饭的时候,小玲才知道生日的朋友正是雪丽自己。


        雪丽的庆生宴是在一个高级的酒店举办的,可容纳十几二十人的包间里坐了十五六个男女,所有的人都给雪丽带了生日礼物或包了红包,这让小玲颇为尴尬。现场没有给雪丽礼物的还有一个人,他和小玲一样坐在雪丽旁边,四十来岁的男人,别人都叫他坚哥。从饭桌上他对雪丽的言行以及大家跟他的对话,小玲隐隐觉得坚哥和雪丽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顿饭小玲喝了很多红酒,一方面她主动敬雪丽和坚哥酒,以表达她的感激之情,另一方面,她是新人,所以,大家跟雪丽敬完酒之后都会和她碰杯,雪丽只告诉大家她是叫小玲,并没有说,她是芳玲的妹妹。


        看着灿烂如花的雪丽,看着这满桌丰盛的菜肴,小玲想起几年前二傻给自己的庆生宴,那是多么的寒碜,羡慕与嫉妒的感情突然从心底冒起:早晚我要把今天的面子挣回来!她没有感觉到,一双眼睛已经偷偷的注意着她。


        饭后,他们去到了雪丽上班的地方——宝丽金夜总会,在一个富丽堂皇的豪华包间里,几打冰冻的啤酒早就准备好了。


        或许是吃饭的时候喝得够多了,到了KTV的包间大家都懒散的坐在沙发上,听着音响里随机播放的歌曲,也有人坐到了点歌的位置上,操作起点歌的系统,没多久,一首当时很流行的歌曲的伴音便响了起来,一个女孩子拿起话筒,唱得还不错。
最少,小玲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和大家不熟,小玲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听着女孩唱的那首《谁明浪子心》,她虽然听不懂女孩唱的粤语歌词,但她多少感受到了丝丝浪子的心。


        与此同时,在Z市的某个KTV包间里,一个男孩也静静的坐在沙发的角落,听着同一首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14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芳香冰块 于 2018-11-14 19:34 编辑

看到这里我想说说问题。由于角色过多,战线拉得较长,又因为更新频率较低,看到现在我满脑子是芳玲的故事,小玲的故事已经忘记啦,只得回头再看一遍。我感觉主角多了一点,现在看不出谁是第一主角。并且讲述一个人的故事最好多讲一点,留下深刻印象后,再切换另一个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69

主题

1万

帖子

1

精华

超级版主

大随首席护法蝙蝠王

Rank: 8Rank: 8

积分
27763

社课榜眼社课进士社课状元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14 2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和我说的一样…我都忘了前面啥故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1-14 17:37
看到这里我想说说问题。由于角色过多,战线拉得较长,又因为更新频率较低,看到现在我满脑子是芳 ...

嗯,是滴。芳玲作为配角,是写得多了。男主角出场了,马上就是男主角的故事,会一直都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3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木子 于 2018-11-23 10:37 编辑

                                                                    (十六)家
         “可以笑的话,不会哭……”歌曲一开头便给人一种沧桑凄凉的感觉,尽管已经尽力去模仿,但演唱者跟王杰唱出的感觉相去甚远。但这并不影响李承欢对这首歌的欣赏,因为这首歌的旋律已经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其实,他唱得应该比演唱者还好,但是,他没有去唱,他觉得自己是个新人,听歌就好了。
            今天单位举办了一场迎新的晚宴,饭后,很多部门都各自散去了,李承欢所在的部门在部门领导陈卫国的带领下来到了KTV。

            李承欢静静的坐在角落里,一边听着熟识的旋律,一边想着远方的袁静。按计划,她今天要回到家了,她也把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今晚恐怕不能给她打电话了,明天再打吧,李承欢这样想。

           “啊欢,有心事吗?来,喝杯酒。”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已经到了李承欢的面前,手上拿着满满的一杯啤酒。


        李承欢急忙站了起来,才发现自己面前的酒杯还没有酒,他连忙加满酒,然后举了起来和男人的杯子碰了一下:“啊,没有。我敬你,陈总。”


      “哎,不要叫总,叫哥。我们是一家人!”陈卫国这个东北人说起话来总是那么豪气万丈,李承欢却听出了这句话的真诚。


      “嗯,对。”


      “好,喝了。”


      两个酒杯又碰了一下,然后就干了。


      陈卫国用另一只手拍了拍李承欢的肩膀:“啊欢,别那么静,今晚好好玩。”


      “好的。”


      陈卫国走过去跟别人喝去了,李承欢放下酒杯,坐了下来。


      看着他和其他人欢快的交谈,愉快的喝酒,李承欢想起了这句话:以后别叫陈总,不习惯,叫陈大哥或者叫老陈。我希望你当这里是自己的家,我们以后是一家人。


      这是李承欢那天来到Z市的时候,陈卫国说的话。


      那天,风尘仆仆的李承欢带着一身的疲惫下了火车,然后从广州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汽车才来到Z市。他拨通了单位的联系电话,没想到陈卫国亲自到汽车站接他,开车的还是他的副手武建强。


      李承欢受宠若惊,同时也感激万分,初到这座南方的小城,就有一股暖流注入心中。坐在车上他连声道谢:“陈总,谢谢!”于是,他得到了陈卫国以上的那段话,后面还介绍说:“这是我们部门的副总,武建强,你也别叫武总,叫强哥。”


      “想啥呢?欢,来,喝酒。”不知不觉间,武建强拿着酒杯已经来到面前,听口音就知道他是广东人。


      “啊,强哥,不好意思。”相对于陈卫国,这个“强哥”李承欢叫得自然得多。


      “别一个人闷在这里,过来和兄弟们一起玩。”喝完杯中酒后,武建强对李承欢说,和陈卫国相比,他的话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味道,像是命令。


      “好的,好的。”李承欢连忙答应,拿着酒杯便走了过去。


      包间里有两张防爆玻璃面的大茶几,部门的人分成两伙在玩叫做“大话骰”的游戏,陈卫国也在和大家一起玩,但在他玩的那张桌子已经没有空位置了,李承欢只好选择了另一张。


      游戏的规则并不复杂,就是大家都把装有五个骰子的不透明杯子倒扣在桌面上,然后大家轮流猜所有杯子下面股子某一点数的个数,轮到的人可以继续猜或者要求打开查看,如果上一个人说的点数的股子个数多于或等于那个人说的数,要求开的人就输了,反之,则是被要求查看的人输。输了要接受惩罚,那就是喝酒,半杯或者一杯。


      李承欢很快就弄懂规则便参加了游戏,然而,懂规则容易,玩起来却不好把握,所以,他输掉了很多游戏,也接受了不少惩罚。虽然也有几个人帮着他喝酒,但是酒量本来就一般的他没多久就已经迷糊了……


      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李承欢发现自己躺在了宿舍的床上,衣服袜子都没有脱,房间里充满着酒气。


      他住的是集体建的宿舍,是一间带卫生间和厨房的套间,房间除了摆两张1一米五的床,还有电视柜及一个书桌,算比较宽敞。按要求一个房间是住两个人的,但是现在只有李承欢一个人,另一个人可能还没有到。


      李承欢感觉头还有点晕乎乎的,他脱光衣服跑到卫生间,发现镜子里的人身体有点发红,两眼更是布满血丝。看来昨晚真的喝了不少,他想。他努力回忆昨晚是怎么回来的,但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还好今天是周末,于是他在卫生间用冷水冲了好一会,终于清醒了一些,酒精的作用还在,感觉胃里特别难受。他想,到街上喝碗粥吧。
喝完粥后,感觉终于好一些,突然,一股寂寞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周末,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自己原来这么的孤独。


      去办公室吧,没有别的选择。相对于宿舍,办公室有电脑,可以玩玩游戏打发一下时间。


      然而,当他来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傻了,办公室的门锁了,而他并没有办公室大门的钥匙。


      他只好绝望的走出办公楼,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一辆越野车正要往里开,车子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停了下来,车窗同时降了下来。


      “阿欢。”


      李承欢循声望去,原来是陈卫国。


      “陈……大哥。早。”他本来想叫陈总的,但想起昨晚的情形,改口了。


      “早,你这么早来单位?”陈卫国的语气很随和。


      “我刚到……没办公室的钥匙,进不去。”李承欢稍一犹豫,还是把情况说了。


      “啊,他们还没有给你配钥匙?你等等。”陈卫国说完便拿出手提电话。


      “喂,啊武,还没睡醒!怎么还没给啊欢配办公室钥匙?别说那么多了,你叫人马上过来开下门。”陈卫国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李承欢听得一清二楚。


      他挂了电话,回头跟李承欢说:“你要不去我办公室坐会,他们很快会来开门。”


      “不、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吧。谢谢大哥。”李承欢诚惶诚恐,连忙道谢。


      “行,那你等等吧。”陈建国也没有坚持,说完便开车进去了。


      李承欢回到办公室门口等着,不到十五分钟,便有一个大姐来开了办公室的门,还把钥匙给了他。虽然,并没有从大姐脸上看出不满,但是,李承欢还是感觉非常抱歉。


      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中,李承欢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袁静,于是,他铺开了信纸。


      “静静,亲爱的:


        虽然分开还不到一周时间,但却恍如一个世纪了。你现在在家里了吧,不知道睡醒了没,现在好想看看你!”
      
       李承欢一边写一边想象着袁静睡觉的模样,那是一幅怎样的美景?楞了一下,他继续写。


      “我一路过来非常顺利,在广州下了火车很快就坐到了到Z市的汽车,你能想到到了车站谁来接我吗?肯定想不到,我也没想到会是我们部门的老总亲自去接我。同事们都待我很好,感觉都是和蔼可亲的,感觉就像家人一样,这也是他们这两天对我说得最多的。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昨晚单位举办迎新宴,饭后我们部门去KTV喝酒,大家玩得很开心,所以,我也喝多了,因此也没有给你打电话,你不会怪我吧?


      对了,听说单位马上要进行改革,我们部门估计要被独立出去成立公司,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当然,我也管不着,先不去想了。
才来了两三天,对这座城市还不是很了解,所以,暂时没法给你介绍她了,如果你在就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去了解她。不过,听说这里是适合安家的地方……”


      李承欢边想边写,很快就写了两页纸。他憧憬着和自己的爱人在这里组建自己的小家,可是,心中总有一些担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6

主题

2229

帖子

2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93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1-23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芳香冰块 于 2018-11-24 21:32 编辑

我发现我又忘了李承欢的故事了,要理一下头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0

帖子

0

精华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芳香冰块 发表于 2018-11-23 23:25
我发现我又忘了李承欢的故事了,要理一下头绪。

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2-29 01:11 , Processed in 0.074063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