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20|回复: 2

那些温暖的过往(二)

[复制链接]

248

主题

6847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333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发表于 2022-2-9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些年也常常想起我带过的第二届的孩子们,怀念她们一点一滴的好。

    如果说第一届的孩子与我是一见如故,那么与第二届的孩子们则是日久生情。
与他们初相见,是2015年的9月15日。照例先让她们逐个做自我介绍。课上到一半时,推门进来一个男生,说是来拿个本子,拿了本子却又不着急走,而是坐了下来。

孩子们按座次顺序依次做自我介绍,轮到他时,他站起来说,其实他是学商贸的,只是过来旁听一下财经专业的课,他还说大家应该都早已认识他了,因为他才来不久,就已经在全校大会上做了两次检讨了。一次因为调皮,一次因为追某个女孩子。他还说他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来一发”,让大家不用叫他的本名,叫来一发就好。

令我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位自称‘来一发’的男孩子,在那之后就转到了财经专业,还担任了他们春考四班的班长。

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班长竟然和我是同一天生日,都是双鱼座。这真的很奇妙,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了吧。

想起第一届的班长也是原本学商贸,后又改学财经,感觉也都是好巧的巧合。

来一发班长桀骜不驯却又心无城府。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到他的认可的。

记得有一次下课后,他和其他几个孩子一起凑到我身旁,然后他对我说,我跟他以前遇到过的所有老师都不一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愿意听我的话,愿意被我批评,就算被我训斥他也很开心,他说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他的一句恭维的话,但后来他用实际行动向我证明了那是他的真心话。

那以后,真的是,只要是我说的,他没有不听的。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机房上电算化课,班长又在班上调皮,戳戳这个,惹惹那个,一刻也闲不住,就是不好好学习,那真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熊孩子。当时我很严厉地批评了他,可能批评的语气比较重,很明显地看出班长有些恼了,脾气刚要上来,看了看我,又生生压了下去,“行,老师,你说什么我都听。”然后,真就乖乖做题去了。

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班长不再喊我老师,改喊‘妈’了。反正那个一向我行我素的孩子,做什么都是一幅不管不顾的劲儿。每次给他们上完课,班长就趴到四楼教室的窗户边上等着我从教学楼前经过,看到我的身影出现后,便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喊道:“妈,妈,妈”。那声音大得估计整幢教学楼都能听到。偶尔有路过的同学,便在楼下也冲着他嚷,你再这么喊下去,也不怕把你们老师给喊老了。班长才不管这些呢,照常每日一喊。

刚开始教他们时,我才送走我的第一届孩子们,还完全沉浸在对第一届孩子们的深深想念中,也可能是第一年带毕业班吧,还不太适应别离,所以那段时间真的特别特别想孩子们。

我想,我应该是个慢热型的人吧,而这第二届的孩子好像也是,所以,与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慢慢熟络起来,慢慢彼此接纳,变得温暖而亲热。

一直记得他们每一处每一点一滴的好。

记得他们为我倒水,帮我提包。因为倒水这事,我还发过一条说说。结果我带的第一届的孩子就不乐意了,在回复里埋怨当年他们也给我倒水了,我都没有发说说。我便解释给他们听:当年教室里就有饮水机,倒水很方便。但是现在的专业课教室和文化课教室是分开的,他们如果想要给我倒水,得先到四楼的专业课教室拿到我的杯子,然后再去三楼的文化课教室或者二楼办公室倒水,再然后送到四楼专业课教室,倒杯水得来来回回跑好几趟,其实真挺麻烦的。

那年偶尔也会发些关于第二届孩子的说说,第一届的孩子看到了,也常在下面回复,有个孩子的回复是:好想怒吼,不准教他们,不准教他们,不准教他们,您是我们的。也有孩子回复:看到学弟学妹们把老师照顾得很好,我们就放心啦。原来孩子们也会吃醋的啊,原来自己仍被那些已经离开的孩子关心着,关注着,感觉自己正在被这些孩子们接力似地爱着,心里便觉得很温暖。

有人说,爱都在细节里。我便在每一处细微里用心体会孩子们对我的爱。

记得细心的他们知道我怕暗,每次没等我眉头微皱,就已提前打开了教室里的灯。

记得那个贴心的孩子坚持喊我‘姨’,在寒冷的冬天里,每到午休时就给我送去充好电的暖手宝。

记得每次因回家缺课的某个小男生,总是会打个电话给我请假,虽然我并不是他们的班主任。

记得某个小女生分给我的半个苹果。

记得两个沉默少言的孩子常在小休时送我去公交站牌等车。

记得某个孩子对我的信赖,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对我说。

记得班长送我的那本名为《这善变的世界,难得有你》的书,还有孩子们在书上每一个人的留言签名。


记得生日时孩子们用心为我营造的温馨,特意为我设计的电脑屏保上的祝福语,每人一句的表白,祝我青春永驻的生日蛋糕,女生们集体送的小礼物(后来才听班长说,女生们因为埋怨男生们一直没告诉她们那天是我的生日,女生们于是决定单独送我礼物,不和男生们一起,后来听班长说起那些细节,真的很感动。)

那时候,孩子们生日时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就是无论谁过生日,都得有个生日蛋糕,主要的用途不是吃,而是用蛋糕上的奶油互抹,有次班长的整张脸都被按进了蛋糕里,很搞笑但又令人有点小害怕。主要是我有点怕。所以生日那天,当孩子们把蛋糕端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是真有点怕的,孩子们说,老师,你说怎么办吧。

我赶紧说,“我自己来。”然后,用手戳了点奶油胡乱抹在自己脸上。孩子们便笑起来,“好吧,看在老师比较自觉的份儿上,饶了老师吧。”末了还不忘补了一句,“老师,你今儿是不是故意穿了件好漂亮的新衣服,是不是就为了让我们不舍得闹你。”我赶紧拼命点头。如今想起这些点滴往事,觉得好快乐好温馨。

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生日当天因回家而缺席的某个孩子,回来后还特意给我带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记得每次有人上课迟到,我就罚他们唱歌。孩子们迟到自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借口,每次我都是一句话回绝他们:“迟到了就是迟到了,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后来,这条迟到罚唱歌的规定成了我们春考四班的传统。

再后来,孩子们不乐意了,“老师,你都听过我们唱歌了,可我们还没听过你唱歌呢,这不公平。”我跟他们说,“老师不唱,老师又没迟到。”当时孩子们哑口无言,面面相觑。但这帮熊孩子们鬼主意多着呢,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鬼把戏在等着你。

不久后的一天,班里在我去教室的路上‘偶遇’我,然后和我东拉西扯,故意拖延我去教室的时间,我说快到点了,得快点走。终于走到教室门口,上课时间还是没到,班长便拖着我,死活不让我进教室,教室里的孩子们也乱成一团,“快,快,堵住教室的门,前门后门都堵好,别让老师进来了。”

终于,上课铃声响起。班长才肯松开我,教室的门也打开了,孩子们一脸胜利的坏笑。我的天,原来这是孩子们集体酝酿的一个大阴谋。为了听我唱首歌,他们也真是拼了。

我不肯唱,我说我是被迟到的,完全是被他们设计陷害的。孩子们不依不饶:“老师,迟到了就是迟到了,没有任何理由。”好嘛,学得可倒是真快。孩子们开始七嘴八舌地嚷嚷:“这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帮熊孩子们的歪理多着呢,怂起人来,那可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无论如何,这歌不唱是不行了。我说我唱首《朋友,别哭》,但我提了个要求,要播放吕方的原唱加配乐,我才肯唱。孩子们同意了。于是,我跑调的歌声在教室里响起。但唱着唱着,孩子们就悄悄把原唱关掉了,只放配乐。等我意识到了,便不唱了,拿眼睛瞪她们。他们嘻嘻哈哈地又把原唱加回来,这帮熊孩子真是让人又恨又爱。

记得班里有个平时沉默少言的孩子,但每次我在班级群里发通知、布置作业,只要我在群里发信息,那一定是秒回。

记得班里有个小女生,居然跟我女儿是同一天生日,当时是在课堂上得知的,我当即就把自己包里准备送女儿的小礼物送给了她,实在太有缘啦。

当时班里还有两个重名的小男生,神奇的是两个居然来自同一个地方,都来自蒙阴,而且会考的时候两人居然就坐在前后位,而今又来到了同一个春考财会班,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我问他们,那以后老师怎么提问你们啊,名字都一样。有同学说,可以分AB,我说还是按年龄吧,于是,我们便有了大强、小强。

记得有一次,我对孩子们说,下一节课老师要检查会计科目表,你们都背得怎么样了。结果课间十分钟,所有的孩子们全部坐在教室里认真背诵,整个课间没有一个孩子出去。

那时候班长还是一个一下课就会箭一般冲出教室的调皮孩子,但自从留意到我有时也会在学校食堂吃饭,便经常会等我一起去食堂吃饭。

记得有一次在食堂吃饭,有份菜是白菜炖粉皮。班长正吃着饭突然问我:“老师,爱情是什么?”我问他怎么看。他看着他盘里的白菜粉皮说:“爱情就是白菜炖粉皮,我爸爱吃白菜,我妈爱吃粉皮。”当时小惊了一下,顿觉这孩子的悟性比我高。

记得某天中午下课后去食堂吃饭,正吃着,突然有个小女生跑了过来,把一把伞放到我面前,说了句,老师,给你伞。然后就迅速跑开了。来食堂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大概是她看到我没有伞,所以跑过来把她自己的伞给了我。我其实一向不喜欢下雨的日子,可是在那个凉凉的雨天,我的心却是暖暖的。

还有我换宿舍时(学校给配的午休宿舍),两个孩子忙前忙后地帮我张罗忙活,以至于连看门的大爷都一脸羡慕的对我说:你的学生们都对你真好啊。

日子久了,他们渐渐算准了我到学校的时间,便一个个提前挤在教室的窗户边上,等着我从校外的那条去学校的必经之路上经过,然后,再大声地跟我打招呼,于是,我便经常在还没到学校前,就看到那一张张洋溢着兴奋与期待的小脸。

他们真的带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感动和温暖。

记忆中一直有一个画面,是第一次听到那个性格泼辣、小辣椒一样的小女生唱歌。她唱的是《以后的以后》,那歌声实在太美太美,美到我完全沉醉其中而不自知,也完完全全惊艳了全班每一个人的目光,就像当年的他们,也曾深深惊艳了我平凡的岁月。

那年毕业前夕,班长非要先拍张毕业合影。我其实一直等着学校集体拍的,但班长说,必须得提前拍张只有我和他们的合影。那天,在教学楼的楼梯上,我和孩子们拍了好几张合影,那些合影我一直珍藏着,每次看到,总感觉他们还在我的身边。

那年,与他们离别在春风末,也曾与她们相约:不诉离殇,只记欢颜。可毕业那天,那些孩子们却还是一个个哭红了双眼。

毕业离校那天,班天说开个毕业班会,那天刚好是我给他们上的最后一节课,班里只有我和孩子们。班长说,我第一天来教他们的时候,曾经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做了自我介绍,如今要毕业了,每个人再做一遍自我介绍吧,也算是给这段旅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于是,那天,班里的每一个人都又重新做了一遍自我介绍,是介绍也是总结。那天班长第一个做的,而我是最后一个收尾的。

那天看着孩子们一个个走向讲台再次介绍自己,总结一年来的收获,恍惚间又回到了给他们上课的第一天,只不过那时是初相识,而今却是别离。

记得有个女孩子说,她说:“我感觉我们的老师更像是我们的朋友。”能够成为她们认可的朋友,我觉得这已经是对我至高的评价了。

还有个女孩子说:“我以后要像老师一样,考好多好多证。”这个女孩子平日很低调很沉默,我并不知道她竟是以我为榜样的。突然想起有一次教材不够,我在讲台上表示担忧,因为自己没有教材没法备课。就是这个女孩子,想没都没就把刚刚发到她手里的课本递给了我,“老师,你用。”让我感动的不仅仅是她把她的课本给我,更是她把课本给我时的那一份不假思索的坚定。被人坚定的爱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想起第一届班长以及这届班长原本都是学商贸的,都是因了我的缘故才改学了财经专业,还有刚刚这个说着要像我一样考好多好多证的女孩子,嗯,原来我也会在无形之中影响一些人。

想起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过一段广为流传的话:“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这是一句非常优美且诗意的话语。这句话表达的更是一个重要的概念:教育真正的价值是一种启蒙,一种唤醒,一种打开,一种点燃,一种开悟,一种得道……

正是这些孩子们,教会我领悟教育的涵义,也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坚定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和信心。

当时,孩子们依次轮流上台发言,每一个孩子的发言都会赢得一阵热烈的掌声。黑板上就像我们初见时一样密密麻麻写满了孩子们的名字。而那一刻,有的孩子在拍照,有的孩子在录像。

我们的毕业班会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其他专业的孩子们。那些孩子在教室门口张望,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以进来么。

那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让更多的人来见证孩子们的毕业感言不是更好么。

后来孩子们的班主任也被吸引过来,也上台发表了感想和祝愿。

轮到我上台时,我以为有了第一届的经验,我已经能够很好地把控自己的情绪。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上台没讲两句就开始哽咽,那些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下来。全程差不多都在边流泪边发言,当时有个离讲台特别近的其他专业的孩子,接连给我递了好几次纸巾。

那天,我刚说完,那些孩子们就全部都走到讲台上,簇拥着我,一边紧紧地拥抱着我,一边泪流满面。那天,那些孩子们紧紧地抱着我,久久不肯松开,在我的怀里哭得不成样子。

离别总是令人感伤,可这世上所有的相遇又都何尝不是为了最终的分离。

他们毕业了,开始奔赴不同的远方去开拓各自不同的人生。而我有幸参与了他们的成长,虽然只是陪伴了他们很短的一小段旅程,但我无比感恩。感恩相遇,感恩相识。那些他们曾经带给我的快乐,无与伦比,千金不换。

毕业后的某个暑假,班长带着的小女友还有班里的其他几个孩子,还来看过我。

班长仍然没有改他对我的称呼,依然喊我‘妈’。几年后有次还收到他的留言:“妈,我昨晚梦到你了。”

我偶尔发在网上的动态里,也依然会有孩子们的点赞和回复。我知道他们并没有忘记我,而这就已经足够了啊。

感谢他们曾经来过我的生命里,感谢他们所有的好,感谢他们曾经带给我的感动和温暖。


    嗯,这善变的世界,难得有你们。


一盏谁知味?但酬予、窥窗月小,掠肩风细。

19

主题

1万

帖子

0

精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213
发表于 2022-4-7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有孩子王的风范
青山背向秋江影,岂只东风不识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8

主题

6847

帖子

2

精华

管理员

随社社员、理事、论管会成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333

社课状元社课探花社课进士

 楼主| 发表于 2022-4-13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嗟来斋 发表于 2022-4-7 19:44
果然有孩子王的风范

那必须滴
一盏谁知味?但酬予、窥窗月小,掠肩风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随社  

GMT+8, 2024-7-15 04:43 , Processed in 0.018023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